东野入围直木奖的五部作品(依时间先后,分别是《秘密》、《白夜行》、《单恋》、《信》和《幻夜》,其中最不“推理”的就是读者诸君刚刚看完的这本《信》),都不是典型意义上的推理小说,即便有所谓解谜的元素,也大抵是在揭示和剖析社会谜团吧。

不过,这世上有很多事还是隐藏起来不说为好。

说世上有些事还是隐藏着不说为好……”

“你啊,不是唱了约翰·列侬的《想象》吗,好好想象一下,没有歧视和偏见的世界。”

“对于音乐什么最重要?”他问直贵他们。寺尾回答:“心。要抓住听众的心,这是最重要的。”

成年人真像是不可思议的生物,有的时候说不能有差别,有的时候又巧妙地举荐差别。

人生就是要选择什么就要舍弃什么的反复。

大多数人都想置身于远离罪犯的地方。和犯罪者,特别是犯下抢劫杀人这样恶性犯罪的人,哪怕是间接的关系也不想有。因为稍微有点什么关系,没准也会被卷入莫名其妙的事情中去。排斥犯罪者或是与其近似的人,是非常正当的行为,也可以说是正当防卫的本能。”

对于公司,重要的不是一个人本性如何,而是他与社会的相容性。

等形成了以你为中心的像是蜘蛛网一样的联系,就没有人无视你的存在。

“你没有做错什么。作为一个人,只是做了自己认为对的事。可是实际上,什么是正确的,没有统一的标准。

“没有歧视和偏见的世界,那只是想象中的产物。人类就是需要跟那样的东西相伴的生物。”

“说好听些,算是摸索吧,音乐究竟是什么?音乐能起到什么作用?想再次确认一下。这样想才开始的。

如果没有信大概痛苦会少些,可也没有了人生道路上的奋斗和摸索。

一、歧视是本来存在且威力巨大的;二、歧视是理所当然必需存在的。

东野入围直木奖的五部作品(依时间先后,分别是《秘密》、《白夜行》、《单恋》、《信》和《幻夜》,其中最不“推理”的就是读者诸君刚刚看完的这本《信》),都不是典型意义上的推理小说,即便有所谓解谜的元素,也大抵是在揭示和剖析社会谜团吧。

不过,这世上有很多事还是隐藏起来不说为好。

说世上有些事还是隐藏着不说为好……”

“你啊,不是唱了约翰·列侬的《想象》吗,好好想象一下,没有歧视和偏见的世界。”

“对于音乐什么最重要?”他问直贵他们。寺尾回答:“心。要抓住听众的心,这是最重要的。”

成年人真像是不可思议的生物,有的时候说不能有差别,有的时候又巧妙地举荐差别。

人生就是要选择什么就要舍弃什么的反复。

大多数人都想置身于远离罪犯的地方。和犯罪者,特别是犯下抢劫杀人这样恶性犯罪的人,哪怕是间接的关系也不想有。因为稍微有点什么关系,没准也会被卷入莫名其妙的事情中去。排斥犯罪者或是与其近似的人,是非常正当的行为,也可以说是正当防卫的本能。”

对于公司,重要的不是一个人本性如何,而是他与社会的相容性。

等形成了以你为中心的像是蜘蛛网一样的联系,就没有人无视你的存在。

“你没有做错什么。作为一个人,只是做了自己认为对的事。可是实际上,什么是正确的,没有统一的标准。

“没有歧视和偏见的世界,那只是想象中的产物。人类就是需要跟那样的东西相伴的生物。”

“说好听些,算是摸索吧,音乐究竟是什么?音乐能起到什么作用?想再次确认一下。这样想才开始的。

如果没有信大概痛苦会少些,可也没有了人生道路上的奋斗和摸索。

一、歧视是本来存在且威力巨大的;二、歧视是理所当然必需存在的。

东野入围直木奖的五部作品(依时间先后,分别是《秘密》、《白夜行》、《单恋》、《信》和《幻夜》,其中最不“推理”的就是读者诸君刚刚看完的这本《信》),都不是典型意义上的推理小说,即便有所谓解谜的元素,也大抵是在揭示和剖析社会谜团吧。

不过,这世上有很多事还是隐藏起来不说为好。

说世上有些事还是隐藏着不说为好……”

“你啊,不是唱了约翰·列侬的《想象》吗,好好想象一下,没有歧视和偏见的世界。”

“对于音乐什么最重要?”他问直贵他们。寺尾回答:“心。要抓住听众的心,这是最重要的。”

成年人真像是不可思议的生物,有的时候说不能有差别,有的时候又巧妙地举荐差别。

人生就是要选择什么就要舍弃什么的反复。

大多数人都想置身于远离罪犯的地方。和犯罪者,特别是犯下抢劫杀人这样恶性犯罪的人,哪怕是间接的关系也不想有。因为稍微有点什么关系,没准也会被卷入莫名其妙的事情中去。排斥犯罪者或是与其近似的人,是非常正当的行为,也可以说是正当防卫的本能。”

对于公司,重要的不是一个人本性如何,而是他与社会的相容性。

等形成了以你为中心的像是蜘蛛网一样的联系,就没有人无视你的存在。

“你没有做错什么。作为一个人,只是做了自己认为对的事。可是实际上,什么是正确的,没有统一的标准。

“没有歧视和偏见的世界,那只是想象中的产物。人类就是需要跟那样的东西相伴的生物。”

“说好听些,算是摸索吧,音乐究竟是什么?音乐能起到什么作用?想再次确认一下。这样想才开始的。

如果没有信大概痛苦会少些,可也没有了人生道路上的奋斗和摸索。

一、歧视是本来存在且威力巨大的;二、歧视是理所当然必需存在的。

东野入围直木奖的五部作品(依时间先后,分别是《秘密》、《白夜行》、《单恋》、《信》和《幻夜》,其中最不“推理”的就是读者诸君刚刚看完的这本《信》),都不是典型意义上的推理小说,即便有所谓解谜的元素,也大抵是在揭示和剖析社会谜团吧。

不过,这世上有很多事还是隐藏起来不说为好。

说世上有些事还是隐藏着不说为好……”

“你啊,不是唱了约翰·列侬的《想象》吗,好好想象一下,没有歧视和偏见的世界。”

“对于音乐什么最重要?”他问直贵他们。寺尾回答:“心。要抓住听众的心,这是最重要的。”

成年人真像是不可思议的生物,有的时候说不能有差别,有的时候又巧妙地举荐差别。

人生就是要选择什么就要舍弃什么的反复。

大多数人都想置身于远离罪犯的地方。和犯罪者,特别是犯下抢劫杀人这样恶性犯罪的人,哪怕是间接的关系也不想有。因为稍微有点什么关系,没准也会被卷入莫名其妙的事情中去。排斥犯罪者或是与其近似的人,是非常正当的行为,也可以说是正当防卫的本能。”

对于公司,重要的不是一个人本性如何,而是他与社会的相容性。

等形成了以你为中心的像是蜘蛛网一样的联系,就没有人无视你的存在。

“你没有做错什么。作为一个人,只是做了自己认为对的事。可是实际上,什么是正确的,没有统一的标准。

“没有歧视和偏见的世界,那只是想象中的产物。人类就是需要跟那样的东西相伴的生物。”

“说好听些,算是摸索吧,音乐究竟是什么?音乐能起到什么作用?想再次确认一下。这样想才开始的。

如果没有信大概痛苦会少些,可也没有了人生道路上的奋斗和摸索。

一、歧视是本来存在且威力巨大的;二、歧视是理所当然必需存在的。

东野入围直木奖的五部作品(依时间先后,分别是《秘密》、《白夜行》、《单恋》、《信》和《幻夜》,其中最不“推理”的就是读者诸君刚刚看完的这本《信》),都不是典型意义上的推理小说,即便有所谓解谜的元素,也大抵是在揭示和剖析社会谜团吧。

不过,这世上有很多事还是隐藏起来不说为好。

说世上有些事还是隐藏着不说为好……”

“你啊,不是唱了约翰·列侬的《想象》吗,好好想象一下,没有歧视和偏见的世界。”

“对于音乐什么最重要?”他问直贵他们。寺尾回答:“心。要抓住听众的心,这是最重要的。”

成年人真像是不可思议的生物,有的时候说不能有差别,有的时候又巧妙地举荐差别。

人生就是要选择什么就要舍弃什么的反复。

大多数人都想置身于远离罪犯的地方。和犯罪者,特别是犯下抢劫杀人这样恶性犯罪的人,哪怕是间接的关系也不想有。因为稍微有点什么关系,没准也会被卷入莫名其妙的事情中去。排斥犯罪者或是与其近似的人,是非常正当的行为,也可以说是正当防卫的本能。”

对于公司,重要的不是一个人本性如何,而是他与社会的相容性。

等形成了以你为中心的像是蜘蛛网一样的联系,就没有人无视你的存在。

“你没有做错什么。作为一个人,只是做了自己认为对的事。可是实际上,什么是正确的,没有统一的标准。

“没有歧视和偏见的世界,那只是想象中的产物。人类就是需要跟那样的东西相伴的生物。”

“说好听些,算是摸索吧,音乐究竟是什么?音乐能起到什么作用?想再次确认一下。这样想才开始的。

如果没有信大概痛苦会少些,可也没有了人生道路上的奋斗和摸索。

一、歧视是本来存在且威力巨大的;二、歧视是理所当然必需存在的。

东野入围直木奖的五部作品(依时间先后,分别是《秘密》、《白夜行》、《单恋》、《信》和《幻夜》,其中最不“推理”的就是读者诸君刚刚看完的这本《信》),都不是典型意义上的推理小说,即便有所谓解谜的元素,也大抵是在揭示和剖析社会谜团吧。

不过,这世上有很多事还是隐藏起来不说为好。

说世上有些事还是隐藏着不说为好……”

“你啊,不是唱了约翰·列侬的《想象》吗,好好想象一下,没有歧视和偏见的世界。”

“对于音乐什么最重要?”他问直贵他们。寺尾回答:“心。要抓住听众的心,这是最重要的。”

成年人真像是不可思议的生物,有的时候说不能有差别,有的时候又巧妙地举荐差别。

人生就是要选择什么就要舍弃什么的反复。

大多数人都想置身于远离罪犯的地方。和犯罪者,特别是犯下抢劫杀人这样恶性犯罪的人,哪怕是间接的关系也不想有。因为稍微有点什么关系,没准也会被卷入莫名其妙的事情中去。排斥犯罪者或是与其近似的人,是非常正当的行为,也可以说是正当防卫的本能。”

对于公司,重要的不是一个人本性如何,而是他与社会的相容性。

等形成了以你为中心的像是蜘蛛网一样的联系,就没有人无视你的存在。

“你没有做错什么。作为一个人,只是做了自己认为对的事。可是实际上,什么是正确的,没有统一的标准。

“没有歧视和偏见的世界,那只是想象中的产物。人类就是需要跟那样的东西相伴的生物。”

“说好听些,算是摸索吧,音乐究竟是什么?音乐能起到什么作用?想再次确认一下。这样想才开始的。

如果没有信大概痛苦会少些,可也没有了人生道路上的奋斗和摸索。

一、歧视是本来存在且威力巨大的;二、歧视是理所当然必需存在的。

东野入围直木奖的五部作品(依时间先后,分别是《秘密》、《白夜行》、《单恋》、《信》和《幻夜》,其中最不“推理”的就是读者诸君刚刚看完的这本《信》),都不是典型意义上的推理小说,即便有所谓解谜的元素,也大抵是在揭示和剖析社会谜团吧。

不过,这世上有很多事还是隐藏起来不说为好。

说世上有些事还是隐藏着不说为好……”

“你啊,不是唱了约翰·列侬的《想象》吗,好好想象一下,没有歧视和偏见的世界。”

“对于音乐什么最重要?”他问直贵他们。寺尾回答:“心。要抓住听众的心,这是最重要的。”

成年人真像是不可思议的生物,有的时候说不能有差别,有的时候又巧妙地举荐差别。

人生就是要选择什么就要舍弃什么的反复。

大多数人都想置身于远离罪犯的地方。和犯罪者,特别是犯下抢劫杀人这样恶性犯罪的人,哪怕是间接的关系也不想有。因为稍微有点什么关系,没准也会被卷入莫名其妙的事情中去。排斥犯罪者或是与其近似的人,是非常正当的行为,也可以说是正当防卫的本能。”

对于公司,重要的不是一个人本性如何,而是他与社会的相容性。

等形成了以你为中心的像是蜘蛛网一样的联系,就没有人无视你的存在。

“你没有做错什么。作为一个人,只是做了自己认为对的事。可是实际上,什么是正确的,没有统一的标准。

“没有歧视和偏见的世界,那只是想象中的产物。人类就是需要跟那样的东西相伴的生物。”

“说好听些,算是摸索吧,音乐究竟是什么?音乐能起到什么作用?想再次确认一下。这样想才开始的。

如果没有信大概痛苦会少些,可也没有了人生道路上的奋斗和摸索。

一、歧视是本来存在且威力巨大的;二、歧视是理所当然必需存在的。

东野入围直木奖的五部作品(依时间先后,分别是《秘密》、《白夜行》、《单恋》、《信》和《幻夜》,其中最不“推理”的就是读者诸君刚刚看完的这本《信》),都不是典型意义上的推理小说,即便有所谓解谜的元素,也大抵是在揭示和剖析社会谜团吧。

不过,这世上有很多事还是隐藏起来不说为好。

说世上有些事还是隐藏着不说为好……”

“你啊,不是唱了约翰·列侬的《想象》吗,好好想象一下,没有歧视和偏见的世界。”

“对于音乐什么最重要?”他问直贵他们。寺尾回答:“心。要抓住听众的心,这是最重要的。”

成年人真像是不可思议的生物,有的时候说不能有差别,有的时候又巧妙地举荐差别。

人生就是要选择什么就要舍弃什么的反复。

大多数人都想置身于远离罪犯的地方。和犯罪者,特别是犯下抢劫杀人这样恶性犯罪的人,哪怕是间接的关系也不想有。因为稍微有点什么关系,没准也会被卷入莫名其妙的事情中去。排斥犯罪者或是与其近似的人,是非常正当的行为,也可以说是正当防卫的本能。”

对于公司,重要的不是一个人本性如何,而是他与社会的相容性。

等形成了以你为中心的像是蜘蛛网一样的联系,就没有人无视你的存在。

“你没有做错什么。作为一个人,只是做了自己认为对的事。可是实际上,什么是正确的,没有统一的标准。

“没有歧视和偏见的世界,那只是想象中的产物。人类就是需要跟那样的东西相伴的生物。”

“说好听些,算是摸索吧,音乐究竟是什么?音乐能起到什么作用?想再次确认一下。这样想才开始的。

如果没有信大概痛苦会少些,可也没有了人生道路上的奋斗和摸索。

一、歧视是本来存在且威力巨大的;二、歧视是理所当然必需存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