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室杀人是否真的太多了?”这是本篇《密室宣言》的主题,也大概是作为推理小说作家的东野圭吾想说出来的心底话。而作为读者的我,便针对这个有趣的问题,从传统的5W1H的角度,尝试找出隐藏在问题背后的真相。

所谓密室杀人是指凶手在某个被封闭的场所内杀人然后逃之夭夭,也就是说,凶手从“物理上应该是绝对无法离开的空间”中消失得无影无踪,当然,这必需在“凶手不可能从外边轻易的把空间封闭起来”的大前提下才有意义。然而,广义上的密室杀人还不只这些。在雪地上没有凶手逃走时应该留下的足印、在众目睽睽之下凶手来去无踪的杀人,还有在严密保安情况下的神秘杀人事件,以上全部的设定都能算得上是密室杀人诡计。

设为杂役、路人等不但对读者有欠公平,意外感其实也不算高,

一如以往,全部的有关人等都已齐集在大厅内,天下一徐徐向前踏出一步。那是在侦探小说中常见的场面。

相信大部份推理迷都听说过、甚至熟读了范达因关于推理创作的二十项守则吧。

有钱人便存在有钱人的烦恼

只有没甚么智慧的人,才会看不起智慧。

即使出现了很多在其他小说中曾扮演侦探角色的人物,但最终必定仍然是你担当主角,因此读者知道你必定不会是凶手,也不会被杀死。而且,也已预先知道必是你在最后把谜团解开。你认为这种情况是正常吗?小说真正有趣的地方,便是无法预先知道将会发生的事情。

挽救这篇作品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把‘系列侦探不会被杀,也应该不是凶手’这个读者的先入观给彻底地推翻掉。为了这个原因,你便只得成为凶手了。

虽然早已知道东野圭吾是一个非常独特的推理作家,虽然早在狼报上便已看过了稻叶吹雪的介绍,但在我真正读完这部《名侦探的守则》之前,却还是想不到这推理短篇集竟然会是那么地独特,不但每一短篇都各有不相同的重点主题,而且每一篇的结局,都同样地令人拍案叫绝。

在阅读这部小说的时候,我有一种像在观看互动式舞台剧的感觉。天下一大五郎和大河原警部这两位主角拍挡,一方面在扮演着故事中的侦探和警官角色,但另一方面,他们却会偶尔暂时离开故事的舞台,面对着读者展开像相声般的对话。那些对话不但涉及故事的内容发展,并且也经常借题发挥,说出一些对推理作家、小说、诡计等的个人感想,当中更有不少是对于现实世界的推理作家及作品,作出一定程度的讥讽。

作家神来之笔的现实写照,而作为全书总结的《最后的选择》,则充分显露出对当时推理作品的不满之处,同时也表达了东野圭吾对突破旧有推理小说模式的愿望和想法。

但如果已经迷上了名侦探天下一的话,仍然可以去找东野圭吾于1996年发表的《名侦探的咒缚》来看,那可算是天下一的外传故事。另外,还再有另一部同样以讽刺推理创作为主题的短篇集(并非天下一系列),名叫《超.杀人事件》,是一部冒着被推理协会除名的话题作品(当然,那只不过是出版社的宣传语句!),喜爱这类题材的读者,也不妨找来一读。

我们在东野的每一部作品中都能看到其风格的慢慢变化,终于由早期的重视本格元素和意外性转向更加关注社会现实、寓谜团于深刻揭露和批判之中。

犯人制造了怎样华丽精彩的诡计,这样的谜团设定固然不错,但我更希望创作出其他类型的意外性

我觉得对于过去的事,我似乎比别人记得多些,当时不觉得怎样,不以为意地体验,后来长大成人之后才发现有些是相当重大的事,体会其中有深厚的涵意,亦即事后才感动、才后悔,这些都成为小说的主题。

“密室杀人是否真的太多了?”这是本篇《密室宣言》的主题,也大概是作为推理小说作家的东野圭吾想说出来的心底话。而作为读者的我,便针对这个有趣的问题,从传统的5W1H的角度,尝试找出隐藏在问题背后的真相。

所谓密室杀人是指凶手在某个被封闭的场所内杀人然后逃之夭夭,也就是说,凶手从“物理上应该是绝对无法离开的空间”中消失得无影无踪,当然,这必需在“凶手不可能从外边轻易的把空间封闭起来”的大前提下才有意义。然而,广义上的密室杀人还不只这些。在雪地上没有凶手逃走时应该留下的足印、在众目睽睽之下凶手来去无踪的杀人,还有在严密保安情况下的神秘杀人事件,以上全部的设定都能算得上是密室杀人诡计。

设为杂役、路人等不但对读者有欠公平,意外感其实也不算高,

一如以往,全部的有关人等都已齐集在大厅内,天下一徐徐向前踏出一步。那是在侦探小说中常见的场面。

相信大部份推理迷都听说过、甚至熟读了范达因关于推理创作的二十项守则吧。

有钱人便存在有钱人的烦恼

只有没甚么智慧的人,才会看不起智慧。

即使出现了很多在其他小说中曾扮演侦探角色的人物,但最终必定仍然是你担当主角,因此读者知道你必定不会是凶手,也不会被杀死。而且,也已预先知道必是你在最后把谜团解开。你认为这种情况是正常吗?小说真正有趣的地方,便是无法预先知道将会发生的事情。

挽救这篇作品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把‘系列侦探不会被杀,也应该不是凶手’这个读者的先入观给彻底地推翻掉。为了这个原因,你便只得成为凶手了。

虽然早已知道东野圭吾是一个非常独特的推理作家,虽然早在狼报上便已看过了稻叶吹雪的介绍,但在我真正读完这部《名侦探的守则》之前,却还是想不到这推理短篇集竟然会是那么地独特,不但每一短篇都各有不相同的重点主题,而且每一篇的结局,都同样地令人拍案叫绝。

在阅读这部小说的时候,我有一种像在观看互动式舞台剧的感觉。天下一大五郎和大河原警部这两位主角拍挡,一方面在扮演着故事中的侦探和警官角色,但另一方面,他们却会偶尔暂时离开故事的舞台,面对着读者展开像相声般的对话。那些对话不但涉及故事的内容发展,并且也经常借题发挥,说出一些对推理作家、小说、诡计等的个人感想,当中更有不少是对于现实世界的推理作家及作品,作出一定程度的讥讽。

作家神来之笔的现实写照,而作为全书总结的《最后的选择》,则充分显露出对当时推理作品的不满之处,同时也表达了东野圭吾对突破旧有推理小说模式的愿望和想法。

但如果已经迷上了名侦探天下一的话,仍然可以去找东野圭吾于1996年发表的《名侦探的咒缚》来看,那可算是天下一的外传故事。另外,还再有另一部同样以讽刺推理创作为主题的短篇集(并非天下一系列),名叫《超.杀人事件》,是一部冒着被推理协会除名的话题作品(当然,那只不过是出版社的宣传语句!),喜爱这类题材的读者,也不妨找来一读。

我们在东野的每一部作品中都能看到其风格的慢慢变化,终于由早期的重视本格元素和意外性转向更加关注社会现实、寓谜团于深刻揭露和批判之中。

犯人制造了怎样华丽精彩的诡计,这样的谜团设定固然不错,但我更希望创作出其他类型的意外性

我觉得对于过去的事,我似乎比别人记得多些,当时不觉得怎样,不以为意地体验,后来长大成人之后才发现有些是相当重大的事,体会其中有深厚的涵意,亦即事后才感动、才后悔,这些都成为小说的主题。

“密室杀人是否真的太多了?”这是本篇《密室宣言》的主题,也大概是作为推理小说作家的东野圭吾想说出来的心底话。而作为读者的我,便针对这个有趣的问题,从传统的5W1H的角度,尝试找出隐藏在问题背后的真相。

所谓密室杀人是指凶手在某个被封闭的场所内杀人然后逃之夭夭,也就是说,凶手从“物理上应该是绝对无法离开的空间”中消失得无影无踪,当然,这必需在“凶手不可能从外边轻易的把空间封闭起来”的大前提下才有意义。然而,广义上的密室杀人还不只这些。在雪地上没有凶手逃走时应该留下的足印、在众目睽睽之下凶手来去无踪的杀人,还有在严密保安情况下的神秘杀人事件,以上全部的设定都能算得上是密室杀人诡计。

设为杂役、路人等不但对读者有欠公平,意外感其实也不算高,

一如以往,全部的有关人等都已齐集在大厅内,天下一徐徐向前踏出一步。那是在侦探小说中常见的场面。

相信大部份推理迷都听说过、甚至熟读了范达因关于推理创作的二十项守则吧。

有钱人便存在有钱人的烦恼

只有没甚么智慧的人,才会看不起智慧。

即使出现了很多在其他小说中曾扮演侦探角色的人物,但最终必定仍然是你担当主角,因此读者知道你必定不会是凶手,也不会被杀死。而且,也已预先知道必是你在最后把谜团解开。你认为这种情况是正常吗?小说真正有趣的地方,便是无法预先知道将会发生的事情。

挽救这篇作品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把‘系列侦探不会被杀,也应该不是凶手’这个读者的先入观给彻底地推翻掉。为了这个原因,你便只得成为凶手了。

虽然早已知道东野圭吾是一个非常独特的推理作家,虽然早在狼报上便已看过了稻叶吹雪的介绍,但在我真正读完这部《名侦探的守则》之前,却还是想不到这推理短篇集竟然会是那么地独特,不但每一短篇都各有不相同的重点主题,而且每一篇的结局,都同样地令人拍案叫绝。

在阅读这部小说的时候,我有一种像在观看互动式舞台剧的感觉。天下一大五郎和大河原警部这两位主角拍挡,一方面在扮演着故事中的侦探和警官角色,但另一方面,他们却会偶尔暂时离开故事的舞台,面对着读者展开像相声般的对话。那些对话不但涉及故事的内容发展,并且也经常借题发挥,说出一些对推理作家、小说、诡计等的个人感想,当中更有不少是对于现实世界的推理作家及作品,作出一定程度的讥讽。

作家神来之笔的现实写照,而作为全书总结的《最后的选择》,则充分显露出对当时推理作品的不满之处,同时也表达了东野圭吾对突破旧有推理小说模式的愿望和想法。

但如果已经迷上了名侦探天下一的话,仍然可以去找东野圭吾于1996年发表的《名侦探的咒缚》来看,那可算是天下一的外传故事。另外,还再有另一部同样以讽刺推理创作为主题的短篇集(并非天下一系列),名叫《超.杀人事件》,是一部冒着被推理协会除名的话题作品(当然,那只不过是出版社的宣传语句!),喜爱这类题材的读者,也不妨找来一读。

我们在东野的每一部作品中都能看到其风格的慢慢变化,终于由早期的重视本格元素和意外性转向更加关注社会现实、寓谜团于深刻揭露和批判之中。

犯人制造了怎样华丽精彩的诡计,这样的谜团设定固然不错,但我更希望创作出其他类型的意外性

我觉得对于过去的事,我似乎比别人记得多些,当时不觉得怎样,不以为意地体验,后来长大成人之后才发现有些是相当重大的事,体会其中有深厚的涵意,亦即事后才感动、才后悔,这些都成为小说的主题。

“密室杀人是否真的太多了?”这是本篇《密室宣言》的主题,也大概是作为推理小说作家的东野圭吾想说出来的心底话。而作为读者的我,便针对这个有趣的问题,从传统的5W1H的角度,尝试找出隐藏在问题背后的真相。

所谓密室杀人是指凶手在某个被封闭的场所内杀人然后逃之夭夭,也就是说,凶手从“物理上应该是绝对无法离开的空间”中消失得无影无踪,当然,这必需在“凶手不可能从外边轻易的把空间封闭起来”的大前提下才有意义。然而,广义上的密室杀人还不只这些。在雪地上没有凶手逃走时应该留下的足印、在众目睽睽之下凶手来去无踪的杀人,还有在严密保安情况下的神秘杀人事件,以上全部的设定都能算得上是密室杀人诡计。

设为杂役、路人等不但对读者有欠公平,意外感其实也不算高,

一如以往,全部的有关人等都已齐集在大厅内,天下一徐徐向前踏出一步。那是在侦探小说中常见的场面。

相信大部份推理迷都听说过、甚至熟读了范达因关于推理创作的二十项守则吧。

有钱人便存在有钱人的烦恼

只有没甚么智慧的人,才会看不起智慧。

即使出现了很多在其他小说中曾扮演侦探角色的人物,但最终必定仍然是你担当主角,因此读者知道你必定不会是凶手,也不会被杀死。而且,也已预先知道必是你在最后把谜团解开。你认为这种情况是正常吗?小说真正有趣的地方,便是无法预先知道将会发生的事情。

挽救这篇作品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把‘系列侦探不会被杀,也应该不是凶手’这个读者的先入观给彻底地推翻掉。为了这个原因,你便只得成为凶手了。

虽然早已知道东野圭吾是一个非常独特的推理作家,虽然早在狼报上便已看过了稻叶吹雪的介绍,但在我真正读完这部《名侦探的守则》之前,却还是想不到这推理短篇集竟然会是那么地独特,不但每一短篇都各有不相同的重点主题,而且每一篇的结局,都同样地令人拍案叫绝。

在阅读这部小说的时候,我有一种像在观看互动式舞台剧的感觉。天下一大五郎和大河原警部这两位主角拍挡,一方面在扮演着故事中的侦探和警官角色,但另一方面,他们却会偶尔暂时离开故事的舞台,面对着读者展开像相声般的对话。那些对话不但涉及故事的内容发展,并且也经常借题发挥,说出一些对推理作家、小说、诡计等的个人感想,当中更有不少是对于现实世界的推理作家及作品,作出一定程度的讥讽。

作家神来之笔的现实写照,而作为全书总结的《最后的选择》,则充分显露出对当时推理作品的不满之处,同时也表达了东野圭吾对突破旧有推理小说模式的愿望和想法。

但如果已经迷上了名侦探天下一的话,仍然可以去找东野圭吾于1996年发表的《名侦探的咒缚》来看,那可算是天下一的外传故事。另外,还再有另一部同样以讽刺推理创作为主题的短篇集(并非天下一系列),名叫《超.杀人事件》,是一部冒着被推理协会除名的话题作品(当然,那只不过是出版社的宣传语句!),喜爱这类题材的读者,也不妨找来一读。

我们在东野的每一部作品中都能看到其风格的慢慢变化,终于由早期的重视本格元素和意外性转向更加关注社会现实、寓谜团于深刻揭露和批判之中。

犯人制造了怎样华丽精彩的诡计,这样的谜团设定固然不错,但我更希望创作出其他类型的意外性

我觉得对于过去的事,我似乎比别人记得多些,当时不觉得怎样,不以为意地体验,后来长大成人之后才发现有些是相当重大的事,体会其中有深厚的涵意,亦即事后才感动、才后悔,这些都成为小说的主题。

“密室杀人是否真的太多了?”这是本篇《密室宣言》的主题,也大概是作为推理小说作家的东野圭吾想说出来的心底话。而作为读者的我,便针对这个有趣的问题,从传统的5W1H的角度,尝试找出隐藏在问题背后的真相。

所谓密室杀人是指凶手在某个被封闭的场所内杀人然后逃之夭夭,也就是说,凶手从“物理上应该是绝对无法离开的空间”中消失得无影无踪,当然,这必需在“凶手不可能从外边轻易的把空间封闭起来”的大前提下才有意义。然而,广义上的密室杀人还不只这些。在雪地上没有凶手逃走时应该留下的足印、在众目睽睽之下凶手来去无踪的杀人,还有在严密保安情况下的神秘杀人事件,以上全部的设定都能算得上是密室杀人诡计。

设为杂役、路人等不但对读者有欠公平,意外感其实也不算高,

一如以往,全部的有关人等都已齐集在大厅内,天下一徐徐向前踏出一步。那是在侦探小说中常见的场面。

相信大部份推理迷都听说过、甚至熟读了范达因关于推理创作的二十项守则吧。

有钱人便存在有钱人的烦恼

只有没甚么智慧的人,才会看不起智慧。

即使出现了很多在其他小说中曾扮演侦探角色的人物,但最终必定仍然是你担当主角,因此读者知道你必定不会是凶手,也不会被杀死。而且,也已预先知道必是你在最后把谜团解开。你认为这种情况是正常吗?小说真正有趣的地方,便是无法预先知道将会发生的事情。

挽救这篇作品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把‘系列侦探不会被杀,也应该不是凶手’这个读者的先入观给彻底地推翻掉。为了这个原因,你便只得成为凶手了。

虽然早已知道东野圭吾是一个非常独特的推理作家,虽然早在狼报上便已看过了稻叶吹雪的介绍,但在我真正读完这部《名侦探的守则》之前,却还是想不到这推理短篇集竟然会是那么地独特,不但每一短篇都各有不相同的重点主题,而且每一篇的结局,都同样地令人拍案叫绝。

在阅读这部小说的时候,我有一种像在观看互动式舞台剧的感觉。天下一大五郎和大河原警部这两位主角拍挡,一方面在扮演着故事中的侦探和警官角色,但另一方面,他们却会偶尔暂时离开故事的舞台,面对着读者展开像相声般的对话。那些对话不但涉及故事的内容发展,并且也经常借题发挥,说出一些对推理作家、小说、诡计等的个人感想,当中更有不少是对于现实世界的推理作家及作品,作出一定程度的讥讽。

作家神来之笔的现实写照,而作为全书总结的《最后的选择》,则充分显露出对当时推理作品的不满之处,同时也表达了东野圭吾对突破旧有推理小说模式的愿望和想法。

但如果已经迷上了名侦探天下一的话,仍然可以去找东野圭吾于1996年发表的《名侦探的咒缚》来看,那可算是天下一的外传故事。另外,还再有另一部同样以讽刺推理创作为主题的短篇集(并非天下一系列),名叫《超.杀人事件》,是一部冒着被推理协会除名的话题作品(当然,那只不过是出版社的宣传语句!),喜爱这类题材的读者,也不妨找来一读。

我们在东野的每一部作品中都能看到其风格的慢慢变化,终于由早期的重视本格元素和意外性转向更加关注社会现实、寓谜团于深刻揭露和批判之中。

犯人制造了怎样华丽精彩的诡计,这样的谜团设定固然不错,但我更希望创作出其他类型的意外性

我觉得对于过去的事,我似乎比别人记得多些,当时不觉得怎样,不以为意地体验,后来长大成人之后才发现有些是相当重大的事,体会其中有深厚的涵意,亦即事后才感动、才后悔,这些都成为小说的主题。

“密室杀人是否真的太多了?”这是本篇《密室宣言》的主题,也大概是作为推理小说作家的东野圭吾想说出来的心底话。而作为读者的我,便针对这个有趣的问题,从传统的5W1H的角度,尝试找出隐藏在问题背后的真相。

所谓密室杀人是指凶手在某个被封闭的场所内杀人然后逃之夭夭,也就是说,凶手从“物理上应该是绝对无法离开的空间”中消失得无影无踪,当然,这必需在“凶手不可能从外边轻易的把空间封闭起来”的大前提下才有意义。然而,广义上的密室杀人还不只这些。在雪地上没有凶手逃走时应该留下的足印、在众目睽睽之下凶手来去无踪的杀人,还有在严密保安情况下的神秘杀人事件,以上全部的设定都能算得上是密室杀人诡计。

设为杂役、路人等不但对读者有欠公平,意外感其实也不算高,

一如以往,全部的有关人等都已齐集在大厅内,天下一徐徐向前踏出一步。那是在侦探小说中常见的场面。

相信大部份推理迷都听说过、甚至熟读了范达因关于推理创作的二十项守则吧。

有钱人便存在有钱人的烦恼

只有没甚么智慧的人,才会看不起智慧。

即使出现了很多在其他小说中曾扮演侦探角色的人物,但最终必定仍然是你担当主角,因此读者知道你必定不会是凶手,也不会被杀死。而且,也已预先知道必是你在最后把谜团解开。你认为这种情况是正常吗?小说真正有趣的地方,便是无法预先知道将会发生的事情。

挽救这篇作品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把‘系列侦探不会被杀,也应该不是凶手’这个读者的先入观给彻底地推翻掉。为了这个原因,你便只得成为凶手了。

虽然早已知道东野圭吾是一个非常独特的推理作家,虽然早在狼报上便已看过了稻叶吹雪的介绍,但在我真正读完这部《名侦探的守则》之前,却还是想不到这推理短篇集竟然会是那么地独特,不但每一短篇都各有不相同的重点主题,而且每一篇的结局,都同样地令人拍案叫绝。

在阅读这部小说的时候,我有一种像在观看互动式舞台剧的感觉。天下一大五郎和大河原警部这两位主角拍挡,一方面在扮演着故事中的侦探和警官角色,但另一方面,他们却会偶尔暂时离开故事的舞台,面对着读者展开像相声般的对话。那些对话不但涉及故事的内容发展,并且也经常借题发挥,说出一些对推理作家、小说、诡计等的个人感想,当中更有不少是对于现实世界的推理作家及作品,作出一定程度的讥讽。

作家神来之笔的现实写照,而作为全书总结的《最后的选择》,则充分显露出对当时推理作品的不满之处,同时也表达了东野圭吾对突破旧有推理小说模式的愿望和想法。

但如果已经迷上了名侦探天下一的话,仍然可以去找东野圭吾于1996年发表的《名侦探的咒缚》来看,那可算是天下一的外传故事。另外,还再有另一部同样以讽刺推理创作为主题的短篇集(并非天下一系列),名叫《超.杀人事件》,是一部冒着被推理协会除名的话题作品(当然,那只不过是出版社的宣传语句!),喜爱这类题材的读者,也不妨找来一读。

我们在东野的每一部作品中都能看到其风格的慢慢变化,终于由早期的重视本格元素和意外性转向更加关注社会现实、寓谜团于深刻揭露和批判之中。

犯人制造了怎样华丽精彩的诡计,这样的谜团设定固然不错,但我更希望创作出其他类型的意外性

我觉得对于过去的事,我似乎比别人记得多些,当时不觉得怎样,不以为意地体验,后来长大成人之后才发现有些是相当重大的事,体会其中有深厚的涵意,亦即事后才感动、才后悔,这些都成为小说的主题。

“密室杀人是否真的太多了?”这是本篇《密室宣言》的主题,也大概是作为推理小说作家的东野圭吾想说出来的心底话。而作为读者的我,便针对这个有趣的问题,从传统的5W1H的角度,尝试找出隐藏在问题背后的真相。

所谓密室杀人是指凶手在某个被封闭的场所内杀人然后逃之夭夭,也就是说,凶手从“物理上应该是绝对无法离开的空间”中消失得无影无踪,当然,这必需在“凶手不可能从外边轻易的把空间封闭起来”的大前提下才有意义。然而,广义上的密室杀人还不只这些。在雪地上没有凶手逃走时应该留下的足印、在众目睽睽之下凶手来去无踪的杀人,还有在严密保安情况下的神秘杀人事件,以上全部的设定都能算得上是密室杀人诡计。

设为杂役、路人等不但对读者有欠公平,意外感其实也不算高,

一如以往,全部的有关人等都已齐集在大厅内,天下一徐徐向前踏出一步。那是在侦探小说中常见的场面。

相信大部份推理迷都听说过、甚至熟读了范达因关于推理创作的二十项守则吧。

有钱人便存在有钱人的烦恼

只有没甚么智慧的人,才会看不起智慧。

即使出现了很多在其他小说中曾扮演侦探角色的人物,但最终必定仍然是你担当主角,因此读者知道你必定不会是凶手,也不会被杀死。而且,也已预先知道必是你在最后把谜团解开。你认为这种情况是正常吗?小说真正有趣的地方,便是无法预先知道将会发生的事情。

挽救这篇作品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把‘系列侦探不会被杀,也应该不是凶手’这个读者的先入观给彻底地推翻掉。为了这个原因,你便只得成为凶手了。

虽然早已知道东野圭吾是一个非常独特的推理作家,虽然早在狼报上便已看过了稻叶吹雪的介绍,但在我真正读完这部《名侦探的守则》之前,却还是想不到这推理短篇集竟然会是那么地独特,不但每一短篇都各有不相同的重点主题,而且每一篇的结局,都同样地令人拍案叫绝。

在阅读这部小说的时候,我有一种像在观看互动式舞台剧的感觉。天下一大五郎和大河原警部这两位主角拍挡,一方面在扮演着故事中的侦探和警官角色,但另一方面,他们却会偶尔暂时离开故事的舞台,面对着读者展开像相声般的对话。那些对话不但涉及故事的内容发展,并且也经常借题发挥,说出一些对推理作家、小说、诡计等的个人感想,当中更有不少是对于现实世界的推理作家及作品,作出一定程度的讥讽。

作家神来之笔的现实写照,而作为全书总结的《最后的选择》,则充分显露出对当时推理作品的不满之处,同时也表达了东野圭吾对突破旧有推理小说模式的愿望和想法。

但如果已经迷上了名侦探天下一的话,仍然可以去找东野圭吾于1996年发表的《名侦探的咒缚》来看,那可算是天下一的外传故事。另外,还再有另一部同样以讽刺推理创作为主题的短篇集(并非天下一系列),名叫《超.杀人事件》,是一部冒着被推理协会除名的话题作品(当然,那只不过是出版社的宣传语句!),喜爱这类题材的读者,也不妨找来一读。

我们在东野的每一部作品中都能看到其风格的慢慢变化,终于由早期的重视本格元素和意外性转向更加关注社会现实、寓谜团于深刻揭露和批判之中。

犯人制造了怎样华丽精彩的诡计,这样的谜团设定固然不错,但我更希望创作出其他类型的意外性

我觉得对于过去的事,我似乎比别人记得多些,当时不觉得怎样,不以为意地体验,后来长大成人之后才发现有些是相当重大的事,体会其中有深厚的涵意,亦即事后才感动、才后悔,这些都成为小说的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