徘徊在书架之间,有如踯躅于墓场。对,这里就是书籍的墓场。

出版社为了保证利润,往往采取以品种取胜的方针。不管作家倾注了多少心血,其作品对于出版社来说,不过沧海一粟。再优秀的作品,如果没有评论家提及,也会被瞬间淹没。徘徊在书架之间,有如踯躅于墓场。对,这里就是书籍的墓场。

实际上,社会问题才是作家想要反映的,杀人事件不过是陪村。

这是怎么回事?看着自己精心垒起的城堡,我甚至感到耻辱,甚至试图忘掉当时的自己。

我感觉到了这个世界的缺陷。我明白,自己还有更多想做的和不得不做的事情,为了成就它们,我不得不走出这里。

改变他人对自己的印象很困难。

真实性、现代性、社会性,是这部小说的三大支柱。若非如此,将难以在今后的推理小说界生存。诡计和凶手消失之类的题材已经过时了。”

徘徊在书架之间,有如踯躅于墓场。对,这里就是书籍的墓场。

出版社为了保证利润,往往采取以品种取胜的方针。不管作家倾注了多少心血,其作品对于出版社来说,不过沧海一粟。再优秀的作品,如果没有评论家提及,也会被瞬间淹没。徘徊在书架之间,有如踯躅于墓场。对,这里就是书籍的墓场。

实际上,社会问题才是作家想要反映的,杀人事件不过是陪村。

这是怎么回事?看着自己精心垒起的城堡,我甚至感到耻辱,甚至试图忘掉当时的自己。

我感觉到了这个世界的缺陷。我明白,自己还有更多想做的和不得不做的事情,为了成就它们,我不得不走出这里。

改变他人对自己的印象很困难。

真实性、现代性、社会性,是这部小说的三大支柱。若非如此,将难以在今后的推理小说界生存。诡计和凶手消失之类的题材已经过时了。”

徘徊在书架之间,有如踯躅于墓场。对,这里就是书籍的墓场。

出版社为了保证利润,往往采取以品种取胜的方针。不管作家倾注了多少心血,其作品对于出版社来说,不过沧海一粟。再优秀的作品,如果没有评论家提及,也会被瞬间淹没。徘徊在书架之间,有如踯躅于墓场。对,这里就是书籍的墓场。

实际上,社会问题才是作家想要反映的,杀人事件不过是陪村。

这是怎么回事?看着自己精心垒起的城堡,我甚至感到耻辱,甚至试图忘掉当时的自己。

我感觉到了这个世界的缺陷。我明白,自己还有更多想做的和不得不做的事情,为了成就它们,我不得不走出这里。

改变他人对自己的印象很困难。

真实性、现代性、社会性,是这部小说的三大支柱。若非如此,将难以在今后的推理小说界生存。诡计和凶手消失之类的题材已经过时了。”

徘徊在书架之间,有如踯躅于墓场。对,这里就是书籍的墓场。

出版社为了保证利润,往往采取以品种取胜的方针。不管作家倾注了多少心血,其作品对于出版社来说,不过沧海一粟。再优秀的作品,如果没有评论家提及,也会被瞬间淹没。徘徊在书架之间,有如踯躅于墓场。对,这里就是书籍的墓场。

实际上,社会问题才是作家想要反映的,杀人事件不过是陪村。

这是怎么回事?看着自己精心垒起的城堡,我甚至感到耻辱,甚至试图忘掉当时的自己。

我感觉到了这个世界的缺陷。我明白,自己还有更多想做的和不得不做的事情,为了成就它们,我不得不走出这里。

改变他人对自己的印象很困难。

真实性、现代性、社会性,是这部小说的三大支柱。若非如此,将难以在今后的推理小说界生存。诡计和凶手消失之类的题材已经过时了。”

徘徊在书架之间,有如踯躅于墓场。对,这里就是书籍的墓场。

出版社为了保证利润,往往采取以品种取胜的方针。不管作家倾注了多少心血,其作品对于出版社来说,不过沧海一粟。再优秀的作品,如果没有评论家提及,也会被瞬间淹没。徘徊在书架之间,有如踯躅于墓场。对,这里就是书籍的墓场。

实际上,社会问题才是作家想要反映的,杀人事件不过是陪村。

这是怎么回事?看着自己精心垒起的城堡,我甚至感到耻辱,甚至试图忘掉当时的自己。

我感觉到了这个世界的缺陷。我明白,自己还有更多想做的和不得不做的事情,为了成就它们,我不得不走出这里。

改变他人对自己的印象很困难。

真实性、现代性、社会性,是这部小说的三大支柱。若非如此,将难以在今后的推理小说界生存。诡计和凶手消失之类的题材已经过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