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最近她很少出国旅行。她自己也不知道其中的原因,也许觉得梦想毕竟只是梦想,也许在日复一日的生活中,渐渐遗忘了单身旅行的快乐。总之,她失去了“甚么”。

三岛努力从他们的表情中了解真相,但他们都戴上了“小孩子的脸”这张假面具,完全不泄露任何细微的感情变化。

于是,他回想起为了确认智弘是否遭到霸凌,他和智弘以前的同学见面时的情况,想起他们宛如假面具般的脸。他发现并非只有小孩子有那种脸,很多人在长大之后,仍然没有丢掉这种假面具,然后,渐渐成为“沉默的大众”。

但是,最近她很少出国旅行。她自己也不知道其中的原因,也许觉得梦想毕竟只是梦想,也许在日复一日的生活中,渐渐遗忘了单身旅行的快乐。总之,她失去了“甚么”。

三岛努力从他们的表情中了解真相,但他们都戴上了“小孩子的脸”这张假面具,完全不泄露任何细微的感情变化。

于是,他回想起为了确认智弘是否遭到霸凌,他和智弘以前的同学见面时的情况,想起他们宛如假面具般的脸。他发现并非只有小孩子有那种脸,很多人在长大之后,仍然没有丢掉这种假面具,然后,渐渐成为“沉默的大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