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一个跟你阅读兴趣相同的人又何其难得啊?

独自生活的难处,在于不管弄出什么样的烂摊子,都不得不自己清理。

不,独自生活的真正难处在于没人在乎你是否心烦意乱。

终于,他在做梦了。喝了那么多酒,就是为了这个目的。

所以在散文以外的文字世界里,最雅致的就属短篇小说

依我看是人到中年变得更多愁善感了。不过我觉得我后来的反应也说明了读小说需要在适合它的人生阶段去读。

依我看是人到中年变得更多愁善感了。不过我觉得我后来的反应也说明了读小说需要在适合它的人生阶段去读。记住,玛雅:我们在二十岁有共鸣的东西到了四十岁的时候不一定能产生共鸣,反之亦然。书本如此,生活亦如此。

他想换尿布和礼物包装肯定具有相通之道。

整个过程花了二十分钟。小孩比书本好动,形状也不像书那么方便。

世界真有趣,对吧?有人偷了你一本书,还有人给你留了一个孩子。

如果第一幕中出现了一把枪,那把枪最好在第三幕中开火。

至少对我来说,是难忘的七十二小时,但是有些人注定不会永远留在你的生命中。

要先赢得别人的爱才能付出,我一直这样提醒她,

它的故事推进得有点慢,大多数案件到最后都悬而未决。不过我转念一想,那就是生活,这份工作实际上就是这样。

这其中最令人恼火的是,一旦一个人在乎一件事,就发现自己不得不开始在乎一切事。

尽管事实上A.J.不信上帝,他却闭上眼睛,全心全意地感谢起所有人,那种更强的力量。

让我想起了房间中的小男主

她摇摇晃晃地走过书店,经过那些里面没有画的书本,经过贺卡。她的手滑过杂志,把放书签的旋转货架转了一下。早上好,杂志!早上好,书签!早上好,书本!早上好,书店!

突然她明白了“r-e-d”就是“红色”,就像她知道自己名叫玛雅,A.J.费克里是她的爸爸,世界上最好的地方是小岛书店一样。

关于政治、上帝和爱,人们都讲些无聊的谎话。想要了解一个人,你只需问一个问题:“你最喜欢哪本书?”

有时书本也要到适当的时候才会引起我们共鸣。

很多东西我都不会说讨厌。老师布置读这本书时,父母们会高兴,因为他们的孩子在读‘有品质的’东西。不过强迫孩子们读那种书,就好像让他们觉得自己讨厌阅读。

弗里德曼把失去一个人的那种独特感觉写出来了,写出了为什么那并非只是一件事。他写到你怎样失去,失去,再失去。

生活中每一桩糟糕事,几乎都是时机不当的结果,每件好事,都是时机恰到好处的结果。

我最近读的……”她皱起眉头,“我最近读的是这份菜单。

你觉得有孩子就够了,可孩子会长大。你觉得有工作就够了,可工作并不像温暖的身体。

因为竞争挺厉害。哪怕一本书很好,有时也会不畅销。

没有人会漫无目的地旅行,那些迷路者是希望迷路。

“因为从心底害怕自己不值得被爱,我们独来独往,”那一段是这样的,“然而就是因为独来独往,才让我们以为自己不值得被爱。有一天,你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你会驱车上路。有一天,你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你会遇到他(她)。你会被爱,因为你今生第一次真正不再孤单。你会选择不再孤单下去。”

玛雅, 要是你写不下去,读书是有帮助的

安东・契诃夫[106]的《美人》,凯瑟琳・曼斯菲尔德[107]的《玩具屋》,J.D.塞林格[108]的《逮香蕉鱼的最佳日子》,ZZ・帕克[109]的《布朗尼蛋糕》或《别处喝咖啡》,艾米・亨佩尔[110]的《在艾尔・乔森入葬的墓地》,雷蒙德・卡佛的《肥》,厄内斯特・海明威的《印第安人的营地》。

如果什么东西是好的,且普遍被认为如此,这并不是个讨厌它的好理由。

你这个短篇中最让我感到有希望的,是它体现出了移情作用。为什么人们会做他们所做的事?这是杰出作品的标志。

一个地方如果没有一家书店,就算不上个地方了。

一个故事最让人感觉不舒服的是结尾松散。

他发现人们会做出各种各样的事,通常自有其理由。

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品位不错,但是大多数人并没有好品位。事实上,我个人觉得大多数人的品位都很糟糕。如果由着他们自个儿来——完全由着他们自个儿来——他们会读垃圾书,而且分不出差别。”

有个问题我考虑了很多,那就是为什么我们写我们不喜欢、讨厌、承认有缺点的事物,要比写我们喜爱的事物容易得多*。这是我最喜欢的一个短篇,玛雅,然而我还无法讲出原因何在。

《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长篇小说当然有迷人之处,但是在非诗体文字世界中,最雅致的当属短篇小说。掌握了怎样写短篇小说,你就掌握了整个世界。

我们读书而后知道自己并不孤单。我们读书,因为我们孤单;我们读书,然后就不孤单,我们并不孤单。

人们会记住那些出色之作,而对出色之作,他们也不会记得很久。

我不相信有上帝,我没有宗教信仰,但这家书店对我来说,是最接近我这辈子所知道的教堂的地方。这是个神圣的地方,有了这样的书店,我有这样的把握说,图书销售业还会继续存在很长一段时间。——阿米莉娅・洛曼”

没有书店的小镇算不上个小镇。

找到一个跟你阅读兴趣相同的人又何其难得啊?

独自生活的难处,在于不管弄出什么样的烂摊子,都不得不自己清理。

不,独自生活的真正难处在于没人在乎你是否心烦意乱。

终于,他在做梦了。喝了那么多酒,就是为了这个目的。

所以在散文以外的文字世界里,最雅致的就属短篇小说

依我看是人到中年变得更多愁善感了。不过我觉得我后来的反应也说明了读小说需要在适合它的人生阶段去读。

依我看是人到中年变得更多愁善感了。不过我觉得我后来的反应也说明了读小说需要在适合它的人生阶段去读。记住,玛雅:我们在二十岁有共鸣的东西到了四十岁的时候不一定能产生共鸣,反之亦然。书本如此,生活亦如此。

他想换尿布和礼物包装肯定具有相通之道。

整个过程花了二十分钟。小孩比书本好动,形状也不像书那么方便。

世界真有趣,对吧?有人偷了你一本书,还有人给你留了一个孩子。

如果第一幕中出现了一把枪,那把枪最好在第三幕中开火。

至少对我来说,是难忘的七十二小时,但是有些人注定不会永远留在你的生命中。

要先赢得别人的爱才能付出,我一直这样提醒她,

它的故事推进得有点慢,大多数案件到最后都悬而未决。不过我转念一想,那就是生活,这份工作实际上就是这样。

这其中最令人恼火的是,一旦一个人在乎一件事,就发现自己不得不开始在乎一切事。

尽管事实上A.J.不信上帝,他却闭上眼睛,全心全意地感谢起所有人,那种更强的力量。

让我想起了房间中的小男主

她摇摇晃晃地走过书店,经过那些里面没有画的书本,经过贺卡。她的手滑过杂志,把放书签的旋转货架转了一下。早上好,杂志!早上好,书签!早上好,书本!早上好,书店!

突然她明白了“r-e-d”就是“红色”,就像她知道自己名叫玛雅,A.J.费克里是她的爸爸,世界上最好的地方是小岛书店一样。

关于政治、上帝和爱,人们都讲些无聊的谎话。想要了解一个人,你只需问一个问题:“你最喜欢哪本书?”

有时书本也要到适当的时候才会引起我们共鸣。

很多东西我都不会说讨厌。老师布置读这本书时,父母们会高兴,因为他们的孩子在读‘有品质的’东西。不过强迫孩子们读那种书,就好像让他们觉得自己讨厌阅读。

弗里德曼把失去一个人的那种独特感觉写出来了,写出了为什么那并非只是一件事。他写到你怎样失去,失去,再失去。

生活中每一桩糟糕事,几乎都是时机不当的结果,每件好事,都是时机恰到好处的结果。

我最近读的……”她皱起眉头,“我最近读的是这份菜单。

你觉得有孩子就够了,可孩子会长大。你觉得有工作就够了,可工作并不像温暖的身体。

因为竞争挺厉害。哪怕一本书很好,有时也会不畅销。

没有人会漫无目的地旅行,那些迷路者是希望迷路。

“因为从心底害怕自己不值得被爱,我们独来独往,”那一段是这样的,“然而就是因为独来独往,才让我们以为自己不值得被爱。有一天,你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你会驱车上路。有一天,你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你会遇到他(她)。你会被爱,因为你今生第一次真正不再孤单。你会选择不再孤单下去。”

玛雅, 要是你写不下去,读书是有帮助的

安东・契诃夫[106]的《美人》,凯瑟琳・曼斯菲尔德[107]的《玩具屋》,J.D.塞林格[108]的《逮香蕉鱼的最佳日子》,ZZ・帕克[109]的《布朗尼蛋糕》或《别处喝咖啡》,艾米・亨佩尔[110]的《在艾尔・乔森入葬的墓地》,雷蒙德・卡佛的《肥》,厄内斯特・海明威的《印第安人的营地》。

如果什么东西是好的,且普遍被认为如此,这并不是个讨厌它的好理由。

你这个短篇中最让我感到有希望的,是它体现出了移情作用。为什么人们会做他们所做的事?这是杰出作品的标志。

一个地方如果没有一家书店,就算不上个地方了。

一个故事最让人感觉不舒服的是结尾松散。

他发现人们会做出各种各样的事,通常自有其理由。

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品位不错,但是大多数人并没有好品位。事实上,我个人觉得大多数人的品位都很糟糕。如果由着他们自个儿来——完全由着他们自个儿来——他们会读垃圾书,而且分不出差别。”

有个问题我考虑了很多,那就是为什么我们写我们不喜欢、讨厌、承认有缺点的事物,要比写我们喜爱的事物容易得多*。这是我最喜欢的一个短篇,玛雅,然而我还无法讲出原因何在。

《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长篇小说当然有迷人之处,但是在非诗体文字世界中,最雅致的当属短篇小说。掌握了怎样写短篇小说,你就掌握了整个世界。

我们读书而后知道自己并不孤单。我们读书,因为我们孤单;我们读书,然后就不孤单,我们并不孤单。

人们会记住那些出色之作,而对出色之作,他们也不会记得很久。

我不相信有上帝,我没有宗教信仰,但这家书店对我来说,是最接近我这辈子所知道的教堂的地方。这是个神圣的地方,有了这样的书店,我有这样的把握说,图书销售业还会继续存在很长一段时间。——阿米莉娅・洛曼”

没有书店的小镇算不上个小镇。

找到一个跟你阅读兴趣相同的人又何其难得啊?

独自生活的难处,在于不管弄出什么样的烂摊子,都不得不自己清理。

不,独自生活的真正难处在于没人在乎你是否心烦意乱。

终于,他在做梦了。喝了那么多酒,就是为了这个目的。

所以在散文以外的文字世界里,最雅致的就属短篇小说

依我看是人到中年变得更多愁善感了。不过我觉得我后来的反应也说明了读小说需要在适合它的人生阶段去读。

依我看是人到中年变得更多愁善感了。不过我觉得我后来的反应也说明了读小说需要在适合它的人生阶段去读。记住,玛雅:我们在二十岁有共鸣的东西到了四十岁的时候不一定能产生共鸣,反之亦然。书本如此,生活亦如此。

他想换尿布和礼物包装肯定具有相通之道。

整个过程花了二十分钟。小孩比书本好动,形状也不像书那么方便。

世界真有趣,对吧?有人偷了你一本书,还有人给你留了一个孩子。

如果第一幕中出现了一把枪,那把枪最好在第三幕中开火。

至少对我来说,是难忘的七十二小时,但是有些人注定不会永远留在你的生命中。

要先赢得别人的爱才能付出,我一直这样提醒她,

它的故事推进得有点慢,大多数案件到最后都悬而未决。不过我转念一想,那就是生活,这份工作实际上就是这样。

这其中最令人恼火的是,一旦一个人在乎一件事,就发现自己不得不开始在乎一切事。

尽管事实上A.J.不信上帝,他却闭上眼睛,全心全意地感谢起所有人,那种更强的力量。

让我想起了房间中的小男主

她摇摇晃晃地走过书店,经过那些里面没有画的书本,经过贺卡。她的手滑过杂志,把放书签的旋转货架转了一下。早上好,杂志!早上好,书签!早上好,书本!早上好,书店!

突然她明白了“r-e-d”就是“红色”,就像她知道自己名叫玛雅,A.J.费克里是她的爸爸,世界上最好的地方是小岛书店一样。

关于政治、上帝和爱,人们都讲些无聊的谎话。想要了解一个人,你只需问一个问题:“你最喜欢哪本书?”

有时书本也要到适当的时候才会引起我们共鸣。

很多东西我都不会说讨厌。老师布置读这本书时,父母们会高兴,因为他们的孩子在读‘有品质的’东西。不过强迫孩子们读那种书,就好像让他们觉得自己讨厌阅读。

弗里德曼把失去一个人的那种独特感觉写出来了,写出了为什么那并非只是一件事。他写到你怎样失去,失去,再失去。

生活中每一桩糟糕事,几乎都是时机不当的结果,每件好事,都是时机恰到好处的结果。

我最近读的……”她皱起眉头,“我最近读的是这份菜单。

你觉得有孩子就够了,可孩子会长大。你觉得有工作就够了,可工作并不像温暖的身体。

因为竞争挺厉害。哪怕一本书很好,有时也会不畅销。

没有人会漫无目的地旅行,那些迷路者是希望迷路。

“因为从心底害怕自己不值得被爱,我们独来独往,”那一段是这样的,“然而就是因为独来独往,才让我们以为自己不值得被爱。有一天,你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你会驱车上路。有一天,你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你会遇到他(她)。你会被爱,因为你今生第一次真正不再孤单。你会选择不再孤单下去。”

玛雅, 要是你写不下去,读书是有帮助的

安东・契诃夫[106]的《美人》,凯瑟琳・曼斯菲尔德[107]的《玩具屋》,J.D.塞林格[108]的《逮香蕉鱼的最佳日子》,ZZ・帕克[109]的《布朗尼蛋糕》或《别处喝咖啡》,艾米・亨佩尔[110]的《在艾尔・乔森入葬的墓地》,雷蒙德・卡佛的《肥》,厄内斯特・海明威的《印第安人的营地》。

如果什么东西是好的,且普遍被认为如此,这并不是个讨厌它的好理由。

你这个短篇中最让我感到有希望的,是它体现出了移情作用。为什么人们会做他们所做的事?这是杰出作品的标志。

一个地方如果没有一家书店,就算不上个地方了。

一个故事最让人感觉不舒服的是结尾松散。

他发现人们会做出各种各样的事,通常自有其理由。

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品位不错,但是大多数人并没有好品位。事实上,我个人觉得大多数人的品位都很糟糕。如果由着他们自个儿来——完全由着他们自个儿来——他们会读垃圾书,而且分不出差别。”

有个问题我考虑了很多,那就是为什么我们写我们不喜欢、讨厌、承认有缺点的事物,要比写我们喜爱的事物容易得多*。这是我最喜欢的一个短篇,玛雅,然而我还无法讲出原因何在。

《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长篇小说当然有迷人之处,但是在非诗体文字世界中,最雅致的当属短篇小说。掌握了怎样写短篇小说,你就掌握了整个世界。

我们读书而后知道自己并不孤单。我们读书,因为我们孤单;我们读书,然后就不孤单,我们并不孤单。

人们会记住那些出色之作,而对出色之作,他们也不会记得很久。

我不相信有上帝,我没有宗教信仰,但这家书店对我来说,是最接近我这辈子所知道的教堂的地方。这是个神圣的地方,有了这样的书店,我有这样的把握说,图书销售业还会继续存在很长一段时间。——阿米莉娅・洛曼”

没有书店的小镇算不上个小镇。

找到一个跟你阅读兴趣相同的人又何其难得啊?

独自生活的难处,在于不管弄出什么样的烂摊子,都不得不自己清理。

不,独自生活的真正难处在于没人在乎你是否心烦意乱。

终于,他在做梦了。喝了那么多酒,就是为了这个目的。

所以在散文以外的文字世界里,最雅致的就属短篇小说

依我看是人到中年变得更多愁善感了。不过我觉得我后来的反应也说明了读小说需要在适合它的人生阶段去读。

依我看是人到中年变得更多愁善感了。不过我觉得我后来的反应也说明了读小说需要在适合它的人生阶段去读。记住,玛雅:我们在二十岁有共鸣的东西到了四十岁的时候不一定能产生共鸣,反之亦然。书本如此,生活亦如此。

他想换尿布和礼物包装肯定具有相通之道。

整个过程花了二十分钟。小孩比书本好动,形状也不像书那么方便。

世界真有趣,对吧?有人偷了你一本书,还有人给你留了一个孩子。

如果第一幕中出现了一把枪,那把枪最好在第三幕中开火。

至少对我来说,是难忘的七十二小时,但是有些人注定不会永远留在你的生命中。

要先赢得别人的爱才能付出,我一直这样提醒她,

它的故事推进得有点慢,大多数案件到最后都悬而未决。不过我转念一想,那就是生活,这份工作实际上就是这样。

这其中最令人恼火的是,一旦一个人在乎一件事,就发现自己不得不开始在乎一切事。

尽管事实上A.J.不信上帝,他却闭上眼睛,全心全意地感谢起所有人,那种更强的力量。

让我想起了房间中的小男主

她摇摇晃晃地走过书店,经过那些里面没有画的书本,经过贺卡。她的手滑过杂志,把放书签的旋转货架转了一下。早上好,杂志!早上好,书签!早上好,书本!早上好,书店!

突然她明白了“r-e-d”就是“红色”,就像她知道自己名叫玛雅,A.J.费克里是她的爸爸,世界上最好的地方是小岛书店一样。

关于政治、上帝和爱,人们都讲些无聊的谎话。想要了解一个人,你只需问一个问题:“你最喜欢哪本书?”

有时书本也要到适当的时候才会引起我们共鸣。

很多东西我都不会说讨厌。老师布置读这本书时,父母们会高兴,因为他们的孩子在读‘有品质的’东西。不过强迫孩子们读那种书,就好像让他们觉得自己讨厌阅读。

弗里德曼把失去一个人的那种独特感觉写出来了,写出了为什么那并非只是一件事。他写到你怎样失去,失去,再失去。

生活中每一桩糟糕事,几乎都是时机不当的结果,每件好事,都是时机恰到好处的结果。

我最近读的……”她皱起眉头,“我最近读的是这份菜单。

你觉得有孩子就够了,可孩子会长大。你觉得有工作就够了,可工作并不像温暖的身体。

因为竞争挺厉害。哪怕一本书很好,有时也会不畅销。

没有人会漫无目的地旅行,那些迷路者是希望迷路。

“因为从心底害怕自己不值得被爱,我们独来独往,”那一段是这样的,“然而就是因为独来独往,才让我们以为自己不值得被爱。有一天,你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你会驱车上路。有一天,你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你会遇到他(她)。你会被爱,因为你今生第一次真正不再孤单。你会选择不再孤单下去。”

玛雅, 要是你写不下去,读书是有帮助的

安东・契诃夫[106]的《美人》,凯瑟琳・曼斯菲尔德[107]的《玩具屋》,J.D.塞林格[108]的《逮香蕉鱼的最佳日子》,ZZ・帕克[109]的《布朗尼蛋糕》或《别处喝咖啡》,艾米・亨佩尔[110]的《在艾尔・乔森入葬的墓地》,雷蒙德・卡佛的《肥》,厄内斯特・海明威的《印第安人的营地》。

如果什么东西是好的,且普遍被认为如此,这并不是个讨厌它的好理由。

你这个短篇中最让我感到有希望的,是它体现出了移情作用。为什么人们会做他们所做的事?这是杰出作品的标志。

一个地方如果没有一家书店,就算不上个地方了。

一个故事最让人感觉不舒服的是结尾松散。

他发现人们会做出各种各样的事,通常自有其理由。

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品位不错,但是大多数人并没有好品位。事实上,我个人觉得大多数人的品位都很糟糕。如果由着他们自个儿来——完全由着他们自个儿来——他们会读垃圾书,而且分不出差别。”

有个问题我考虑了很多,那就是为什么我们写我们不喜欢、讨厌、承认有缺点的事物,要比写我们喜爱的事物容易得多*。这是我最喜欢的一个短篇,玛雅,然而我还无法讲出原因何在。

《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