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以为没有自己的房子就不是一个成功的男人,一心想要早点买房子。结果呢?老婆、女儿都死了,对一个男人来说,这不过是个过大的箱子而已。

少年事件处理法并不是为被害人而订立,也不是用来防止犯罪,而是以少年犯罪为前提,为了拯救他们而存在的。

少年事件处理法并不是为被害人而订立,也不是用来防止犯罪,而是以少年犯罪为前提,为了拯救他们而存在的。从这些法条中无法看见被害人的悲伤与不甘,只有无视现状的虚幻道德观而已。

,他不想立刻告知警察那通怪电话的想法还是没变。他不想放弃会比警察先找到凶手的可能性

他只是担心一旦拜托警察后,自己将会永远失去和凶手面对面的机会

他真正的愿望,是让凶手切身体会到自己的憎恨与悲伤。他要告诉他们绘摩遭到的不幸是多么令人难以接受、他要让他们彻底知道自己所犯的罪有多重。

“枪这玩意儿有着不可思议的魔力,只要一拿到手上,任何人都会想要扣下板机。但是真正和什么东西对峙的时候,人们反而无法扣下板机——因为知道枪的可怕。射击这种东西,就是在和这种恐惧对抗喔

如果我的小孩是男孩的话,是不是就不会遇到这种事了呢?长峰的脑海突然闪过这个念头。不过之后他改变了想法,觉得问题并不是出在这里。奇怪的是这个世界。难道生女孩的父母就必须每天提心吊胆过日子不可吗

他知道自己没有制裁犯罪的权利。这应该是法院的职责吧。那么,法院真的会制裁犯罪者吗

说法院会拯救犯罪者其实比较恰当吧。他们会给犯了罪的人重新做人的机会,然后把犯罪的人藏在憎恨他的人看不见的地方

虽然道歉不会替他们带来什么帮助,不过如果没有任何通知的话,长峰还是会觉得过意不去。

他明明就是被害人,为什么还得遭受世人的责难啊

“请让我为小女复仇,等我雪恨之后,一定会来自首的……他就是这么写的。

正因为有她,再苦的日子我都撑得下去,而且还能对今后的人生怀有梦想。

曾经做过的“恶”,是永远无法消失的,即使加害者改过自新了(现在的我可以肯定的说:那是不可能的。不过这里是假设),但他们所制造出来的“恶”仍然会残留在被害人心里,永远侵蚀着他们的心灵。

不过,因为一般人都不太会记得出现在电视上的人物相片,所以他也只能赌一赌这个社会的冷漠了。

原来透过运动培养出来的友谊,竟然这么牢固。

直接说话时有直接说话的影响力,那个影响力如果过大的话,对我们来说就会变成麻烦的阻碍

西洋棋就像是人生

“一开始我们就拥有所有的棋子。如果能一直维持这样,就会平安无事,但这是不被允许的。要移动、要走出自己的阵地才行。越移动或许就越能打倒对方,可是自己同时也会失去很多东西。这就和人生一样。西洋棋和象棋不同,从对方赢来的棋子,并不能算是自己的棋子。”

一直以为儿子的死是对方的错,夫妻互相指责,结果却只伤害了对方,什么也没留下。

做了坏事的人,应该依据法律来判他们的罪。

不可以喔!复仇是野蛮的行为,绝对不可以!日本是法治的国家,所以这种事情必须在法院里杀伐才对

做了不可饶恕的事之后,罪恶感是不会消失的

十几年前,他们应该都是一样站在为人父母的立场,抱着刚出生的孩子,期待着要把这个孩子养育成怎样的人吧。

我才知道法律根本不了解人性的脆弱。

只不过人生的齿轮莫名其妙地乱转,他才会被放到这么奇怪的位置上。

只不过人生的齿轮莫名其妙地乱转,他才会被放到这么奇怪的位置上。明明知道那是不对的,却又不得不复仇的痛苦,以及无法顺利复仇的绝望——他必须对抗着这些东西,生存下去。他活得很辛苦。

每次你都只会生气,在这种气氛下,哪有可能什么事都说得出来啊

我不想只用表象的逻辑告诉你,不管有什么理由都不可以复仇,我觉得那不是经过我自己的思考得到的东西。我非常能体会你的心情。如果碰到同样的事,我想我也会这么做的。既然这样,我就应该先协助你。我想在和你一起行动的过程中,思考什么才是正确的。

可是阿诚不知该如何抗议。他再次见识到成人世界的龌龊与尔虞我诈的复杂了。

虽然同情他,但是因为怕麻烦,都躲得远远的。说什么不要惹这种麻烦事,过着平凡的人生是最好的,其实这不过是自我满足罢了!”

当人伴随着焦躁与孤独在复仇之路徘徊时,若能遇到一个能理解他的人,应该会想要依靠那份温柔吧?

长峰发现自己对他们充满了嫉妒和欣羡之情。在此之前,他也是过着这种自己可以稍微掌控的人生——安定的生活、一成不变的每一天。现在他才体会到这是多么难能可贵。他现在身体疲累、心灵满目疮痍。即使他想要回到那时候,也已经找不到来时路了。

心想这并不是允许,只是漠不关心。

新闻话题一切换后,他们的关注也跟着切换了。

但是自己不是也一样吗?长峰心想。只要能保障自己的生活,别人的事根本无所谓。如果问他是否曾经认真想过少年犯罪的问题?或是为了解决问题做过什么努力?他应该也答不出来。

可是这样真的万恶能消灭吗?把坏人抓起来然后予以隔离,换个角度来看,根本就是在保护坏人。经过一段时间,当社会对被“保护”的

警察到底是什么呢?”久冢开口说话,“是站在正义的那一边吗?不是,只是逮捕犯了法的人而已,警察并非保护市民,警察要保护的是法律,为了防止法律受到破坏,拚了命地东奔西跑。但是法律是绝对正确的吗?如果绝对正确的话,为什么又要频频修改呢?法律并非完善的,为了保护不完善的法律,警察就可以为所欲为吗?践踏他人的心也无所谓吗?”久冢说了这么多之后,便面露微笑,“虽然我拿着警察证件这么长一段时间,但其实我什么也没学会。”

他以为没有自己的房子就不是一个成功的男人,一心想要早点买房子。结果呢?老婆、女儿都死了,对一个男人来说,这不过是个过大的箱子而已。

少年事件处理法并不是为被害人而订立,也不是用来防止犯罪,而是以少年犯罪为前提,为了拯救他们而存在的。

少年事件处理法并不是为被害人而订立,也不是用来防止犯罪,而是以少年犯罪为前提,为了拯救他们而存在的。从这些法条中无法看见被害人的悲伤与不甘,只有无视现状的虚幻道德观而已。

,他不想立刻告知警察那通怪电话的想法还是没变。他不想放弃会比警察先找到凶手的可能性

他只是担心一旦拜托警察后,自己将会永远失去和凶手面对面的机会

他真正的愿望,是让凶手切身体会到自己的憎恨与悲伤。他要告诉他们绘摩遭到的不幸是多么令人难以接受、他要让他们彻底知道自己所犯的罪有多重。

“枪这玩意儿有着不可思议的魔力,只要一拿到手上,任何人都会想要扣下板机。但是真正和什么东西对峙的时候,人们反而无法扣下板机——因为知道枪的可怕。射击这种东西,就是在和这种恐惧对抗喔

如果我的小孩是男孩的话,是不是就不会遇到这种事了呢?长峰的脑海突然闪过这个念头。不过之后他改变了想法,觉得问题并不是出在这里。奇怪的是这个世界。难道生女孩的父母就必须每天提心吊胆过日子不可吗

他知道自己没有制裁犯罪的权利。这应该是法院的职责吧。那么,法院真的会制裁犯罪者吗

说法院会拯救犯罪者其实比较恰当吧。他们会给犯了罪的人重新做人的机会,然后把犯罪的人藏在憎恨他的人看不见的地方

虽然道歉不会替他们带来什么帮助,不过如果没有任何通知的话,长峰还是会觉得过意不去。

他明明就是被害人,为什么还得遭受世人的责难啊

“请让我为小女复仇,等我雪恨之后,一定会来自首的……他就是这么写的。

正因为有她,再苦的日子我都撑得下去,而且还能对今后的人生怀有梦想。

曾经做过的“恶”,是永远无法消失的,即使加害者改过自新了(现在的我可以肯定的说:那是不可能的。不过这里是假设),但他们所制造出来的“恶”仍然会残留在被害人心里,永远侵蚀着他们的心灵。

不过,因为一般人都不太会记得出现在电视上的人物相片,所以他也只能赌一赌这个社会的冷漠了。

原来透过运动培养出来的友谊,竟然这么牢固。

直接说话时有直接说话的影响力,那个影响力如果过大的话,对我们来说就会变成麻烦的阻碍

西洋棋就像是人生

“一开始我们就拥有所有的棋子。如果能一直维持这样,就会平安无事,但这是不被允许的。要移动、要走出自己的阵地才行。越移动或许就越能打倒对方,可是自己同时也会失去很多东西。这就和人生一样。西洋棋和象棋不同,从对方赢来的棋子,并不能算是自己的棋子。”

一直以为儿子的死是对方的错,夫妻互相指责,结果却只伤害了对方,什么也没留下。

做了坏事的人,应该依据法律来判他们的罪。

不可以喔!复仇是野蛮的行为,绝对不可以!日本是法治的国家,所以这种事情必须在法院里杀伐才对

做了不可饶恕的事之后,罪恶感是不会消失的

十几年前,他们应该都是一样站在为人父母的立场,抱着刚出生的孩子,期待着要把这个孩子养育成怎样的人吧。

我才知道法律根本不了解人性的脆弱。

只不过人生的齿轮莫名其妙地乱转,他才会被放到这么奇怪的位置上。

只不过人生的齿轮莫名其妙地乱转,他才会被放到这么奇怪的位置上。明明知道那是不对的,却又不得不复仇的痛苦,以及无法顺利复仇的绝望——他必须对抗着这些东西,生存下去。他活得很辛苦。

每次你都只会生气,在这种气氛下,哪有可能什么事都说得出来啊

我不想只用表象的逻辑告诉你,不管有什么理由都不可以复仇,我觉得那不是经过我自己的思考得到的东西。我非常能体会你的心情。如果碰到同样的事,我想我也会这么做的。既然这样,我就应该先协助你。我想在和你一起行动的过程中,思考什么才是正确的。

可是阿诚不知该如何抗议。他再次见识到成人世界的龌龊与尔虞我诈的复杂了。

虽然同情他,但是因为怕麻烦,都躲得远远的。说什么不要惹这种麻烦事,过着平凡的人生是最好的,其实这不过是自我满足罢了!”

当人伴随着焦躁与孤独在复仇之路徘徊时,若能遇到一个能理解他的人,应该会想要依靠那份温柔吧?

长峰发现自己对他们充满了嫉妒和欣羡之情。在此之前,他也是过着这种自己可以稍微掌控的人生——安定的生活、一成不变的每一天。现在他才体会到这是多么难能可贵。他现在身体疲累、心灵满目疮痍。即使他想要回到那时候,也已经找不到来时路了。

心想这并不是允许,只是漠不关心。

新闻话题一切换后,他们的关注也跟着切换了。

但是自己不是也一样吗?长峰心想。只要能保障自己的生活,别人的事根本无所谓。如果问他是否曾经认真想过少年犯罪的问题?或是为了解决问题做过什么努力?他应该也答不出来。

可是这样真的万恶能消灭吗?把坏人抓起来然后予以隔离,换个角度来看,根本就是在保护坏人。经过一段时间,当社会对被“保护”的

警察到底是什么呢?”久冢开口说话,“是站在正义的那一边吗?不是,只是逮捕犯了法的人而已,警察并非保护市民,警察要保护的是法律,为了防止法律受到破坏,拚了命地东奔西跑。但是法律是绝对正确的吗?如果绝对正确的话,为什么又要频频修改呢?法律并非完善的,为了保护不完善的法律,警察就可以为所欲为吗?践踏他人的心也无所谓吗?”久冢说了这么多之后,便面露微笑,“虽然我拿着警察证件这么长一段时间,但其实我什么也没学会。”

他以为没有自己的房子就不是一个成功的男人,一心想要早点买房子。结果呢?老婆、女儿都死了,对一个男人来说,这不过是个过大的箱子而已。

少年事件处理法并不是为被害人而订立,也不是用来防止犯罪,而是以少年犯罪为前提,为了拯救他们而存在的。

少年事件处理法并不是为被害人而订立,也不是用来防止犯罪,而是以少年犯罪为前提,为了拯救他们而存在的。从这些法条中无法看见被害人的悲伤与不甘,只有无视现状的虚幻道德观而已。

,他不想立刻告知警察那通怪电话的想法还是没变。他不想放弃会比警察先找到凶手的可能性

他只是担心一旦拜托警察后,自己将会永远失去和凶手面对面的机会

他真正的愿望,是让凶手切身体会到自己的憎恨与悲伤。他要告诉他们绘摩遭到的不幸是多么令人难以接受、他要让他们彻底知道自己所犯的罪有多重。

“枪这玩意儿有着不可思议的魔力,只要一拿到手上,任何人都会想要扣下板机。但是真正和什么东西对峙的时候,人们反而无法扣下板机——因为知道枪的可怕。射击这种东西,就是在和这种恐惧对抗喔

如果我的小孩是男孩的话,是不是就不会遇到这种事了呢?长峰的脑海突然闪过这个念头。不过之后他改变了想法,觉得问题并不是出在这里。奇怪的是这个世界。难道生女孩的父母就必须每天提心吊胆过日子不可吗

他知道自己没有制裁犯罪的权利。这应该是法院的职责吧。那么,法院真的会制裁犯罪者吗

说法院会拯救犯罪者其实比较恰当吧。他们会给犯了罪的人重新做人的机会,然后把犯罪的人藏在憎恨他的人看不见的地方

虽然道歉不会替他们带来什么帮助,不过如果没有任何通知的话,长峰还是会觉得过意不去。

他明明就是被害人,为什么还得遭受世人的责难啊

“请让我为小女复仇,等我雪恨之后,一定会来自首的……他就是这么写的。

正因为有她,再苦的日子我都撑得下去,而且还能对今后的人生怀有梦想。

曾经做过的“恶”,是永远无法消失的,即使加害者改过自新了(现在的我可以肯定的说:那是不可能的。不过这里是假设),但他们所制造出来的“恶”仍然会残留在被害人心里,永远侵蚀着他们的心灵。

不过,因为一般人都不太会记得出现在电视上的人物相片,所以他也只能赌一赌这个社会的冷漠了。

原来透过运动培养出来的友谊,竟然这么牢固。

直接说话时有直接说话的影响力,那个影响力如果过大的话,对我们来说就会变成麻烦的阻碍

西洋棋就像是人生

“一开始我们就拥有所有的棋子。如果能一直维持这样,就会平安无事,但这是不被允许的。要移动、要走出自己的阵地才行。越移动或许就越能打倒对方,可是自己同时也会失去很多东西。这就和人生一样。西洋棋和象棋不同,从对方赢来的棋子,并不能算是自己的棋子。”

一直以为儿子的死是对方的错,夫妻互相指责,结果却只伤害了对方,什么也没留下。

做了坏事的人,应该依据法律来判他们的罪。

不可以喔!复仇是野蛮的行为,绝对不可以!日本是法治的国家,所以这种事情必须在法院里杀伐才对

做了不可饶恕的事之后,罪恶感是不会消失的

十几年前,他们应该都是一样站在为人父母的立场,抱着刚出生的孩子,期待着要把这个孩子养育成怎样的人吧。

我才知道法律根本不了解人性的脆弱。

只不过人生的齿轮莫名其妙地乱转,他才会被放到这么奇怪的位置上。

只不过人生的齿轮莫名其妙地乱转,他才会被放到这么奇怪的位置上。明明知道那是不对的,却又不得不复仇的痛苦,以及无法顺利复仇的绝望——他必须对抗着这些东西,生存下去。他活得很辛苦。

每次你都只会生气,在这种气氛下,哪有可能什么事都说得出来啊

我不想只用表象的逻辑告诉你,不管有什么理由都不可以复仇,我觉得那不是经过我自己的思考得到的东西。我非常能体会你的心情。如果碰到同样的事,我想我也会这么做的。既然这样,我就应该先协助你。我想在和你一起行动的过程中,思考什么才是正确的。

可是阿诚不知该如何抗议。他再次见识到成人世界的龌龊与尔虞我诈的复杂了。

虽然同情他,但是因为怕麻烦,都躲得远远的。说什么不要惹这种麻烦事,过着平凡的人生是最好的,其实这不过是自我满足罢了!”

当人伴随着焦躁与孤独在复仇之路徘徊时,若能遇到一个能理解他的人,应该会想要依靠那份温柔吧?

长峰发现自己对他们充满了嫉妒和欣羡之情。在此之前,他也是过着这种自己可以稍微掌控的人生——安定的生活、一成不变的每一天。现在他才体会到这是多么难能可贵。他现在身体疲累、心灵满目疮痍。即使他想要回到那时候,也已经找不到来时路了。

心想这并不是允许,只是漠不关心。

新闻话题一切换后,他们的关注也跟着切换了。

但是自己不是也一样吗?长峰心想。只要能保障自己的生活,别人的事根本无所谓。如果问他是否曾经认真想过少年犯罪的问题?或是为了解决问题做过什么努力?他应该也答不出来。

可是这样真的万恶能消灭吗?把坏人抓起来然后予以隔离,换个角度来看,根本就是在保护坏人。经过一段时间,当社会对被“保护”的

警察到底是什么呢?”久冢开口说话,“是站在正义的那一边吗?不是,只是逮捕犯了法的人而已,警察并非保护市民,警察要保护的是法律,为了防止法律受到破坏,拚了命地东奔西跑。但是法律是绝对正确的吗?如果绝对正确的话,为什么又要频频修改呢?法律并非完善的,为了保护不完善的法律,警察就可以为所欲为吗?践踏他人的心也无所谓吗?”久冢说了这么多之后,便面露微笑,“虽然我拿着警察证件这么长一段时间,但其实我什么也没学会。”

他以为没有自己的房子就不是一个成功的男人,一心想要早点买房子。结果呢?老婆、女儿都死了,对一个男人来说,这不过是个过大的箱子而已。

少年事件处理法并不是为被害人而订立,也不是用来防止犯罪,而是以少年犯罪为前提,为了拯救他们而存在的。

少年事件处理法并不是为被害人而订立,也不是用来防止犯罪,而是以少年犯罪为前提,为了拯救他们而存在的。从这些法条中无法看见被害人的悲伤与不甘,只有无视现状的虚幻道德观而已。

,他不想立刻告知警察那通怪电话的想法还是没变。他不想放弃会比警察先找到凶手的可能性

他只是担心一旦拜托警察后,自己将会永远失去和凶手面对面的机会

他真正的愿望,是让凶手切身体会到自己的憎恨与悲伤。他要告诉他们绘摩遭到的不幸是多么令人难以接受、他要让他们彻底知道自己所犯的罪有多重。

“枪这玩意儿有着不可思议的魔力,只要一拿到手上,任何人都会想要扣下板机。但是真正和什么东西对峙的时候,人们反而无法扣下板机——因为知道枪的可怕。射击这种东西,就是在和这种恐惧对抗喔

如果我的小孩是男孩的话,是不是就不会遇到这种事了呢?长峰的脑海突然闪过这个念头。不过之后他改变了想法,觉得问题并不是出在这里。奇怪的是这个世界。难道生女孩的父母就必须每天提心吊胆过日子不可吗

他知道自己没有制裁犯罪的权利。这应该是法院的职责吧。那么,法院真的会制裁犯罪者吗

说法院会拯救犯罪者其实比较恰当吧。他们会给犯了罪的人重新做人的机会,然后把犯罪的人藏在憎恨他的人看不见的地方

虽然道歉不会替他们带来什么帮助,不过如果没有任何通知的话,长峰还是会觉得过意不去。

他明明就是被害人,为什么还得遭受世人的责难啊

“请让我为小女复仇,等我雪恨之后,一定会来自首的……他就是这么写的。

正因为有她,再苦的日子我都撑得下去,而且还能对今后的人生怀有梦想。

曾经做过的“恶”,是永远无法消失的,即使加害者改过自新了(现在的我可以肯定的说:那是不可能的。不过这里是假设),但他们所制造出来的“恶”仍然会残留在被害人心里,永远侵蚀着他们的心灵。

不过,因为一般人都不太会记得出现在电视上的人物相片,所以他也只能赌一赌这个社会的冷漠了。

原来透过运动培养出来的友谊,竟然这么牢固。

直接说话时有直接说话的影响力,那个影响力如果过大的话,对我们来说就会变成麻烦的阻碍

西洋棋就像是人生

“一开始我们就拥有所有的棋子。如果能一直维持这样,就会平安无事,但这是不被允许的。要移动、要走出自己的阵地才行。越移动或许就越能打倒对方,可是自己同时也会失去很多东西。这就和人生一样。西洋棋和象棋不同,从对方赢来的棋子,并不能算是自己的棋子。”

一直以为儿子的死是对方的错,夫妻互相指责,结果却只伤害了对方,什么也没留下。

做了坏事的人,应该依据法律来判他们的罪。

不可以喔!复仇是野蛮的行为,绝对不可以!日本是法治的国家,所以这种事情必须在法院里杀伐才对

做了不可饶恕的事之后,罪恶感是不会消失的

十几年前,他们应该都是一样站在为人父母的立场,抱着刚出生的孩子,期待着要把这个孩子养育成怎样的人吧。

我才知道法律根本不了解人性的脆弱。

只不过人生的齿轮莫名其妙地乱转,他才会被放到这么奇怪的位置上。

只不过人生的齿轮莫名其妙地乱转,他才会被放到这么奇怪的位置上。明明知道那是不对的,却又不得不复仇的痛苦,以及无法顺利复仇的绝望——他必须对抗着这些东西,生存下去。他活得很辛苦。

每次你都只会生气,在这种气氛下,哪有可能什么事都说得出来啊

我不想只用表象的逻辑告诉你,不管有什么理由都不可以复仇,我觉得那不是经过我自己的思考得到的东西。我非常能体会你的心情。如果碰到同样的事,我想我也会这么做的。既然这样,我就应该先协助你。我想在和你一起行动的过程中,思考什么才是正确的。

可是阿诚不知该如何抗议。他再次见识到成人世界的龌龊与尔虞我诈的复杂了。

虽然同情他,但是因为怕麻烦,都躲得远远的。说什么不要惹这种麻烦事,过着平凡的人生是最好的,其实这不过是自我满足罢了!”

当人伴随着焦躁与孤独在复仇之路徘徊时,若能遇到一个能理解他的人,应该会想要依靠那份温柔吧?

长峰发现自己对他们充满了嫉妒和欣羡之情。在此之前,他也是过着这种自己可以稍微掌控的人生——安定的生活、一成不变的每一天。现在他才体会到这是多么难能可贵。他现在身体疲累、心灵满目疮痍。即使他想要回到那时候,也已经找不到来时路了。

心想这并不是允许,只是漠不关心。

新闻话题一切换后,他们的关注也跟着切换了。

但是自己不是也一样吗?长峰心想。只要能保障自己的生活,别人的事根本无所谓。如果问他是否曾经认真想过少年犯罪的问题?或是为了解决问题做过什么努力?他应该也答不出来。

可是这样真的万恶能消灭吗?把坏人抓起来然后予以隔离,换个角度来看,根本就是在保护坏人。经过一段时间,当社会对被“保护”的

警察到底是什么呢?”久冢开口说话,“是站在正义的那一边吗?不是,只是逮捕犯了法的人而已,警察并非保护市民,警察要保护的是法律,为了防止法律受到破坏,拚了命地东奔西跑。但是法律是绝对正确的吗?如果绝对正确的话,为什么又要频频修改呢?法律并非完善的,为了保护不完善的法律,警察就可以为所欲为吗?践踏他人的心也无所谓吗?”久冢说了这么多之后,便面露微笑,“虽然我拿着警察证件这么长一段时间,但其实我什么也没学会。”

他以为没有自己的房子就不是一个成功的男人,一心想要早点买房子。结果呢?老婆、女儿都死了,对一个男人来说,这不过是个过大的箱子而已。

少年事件处理法并不是为被害人而订立,也不是用来防止犯罪,而是以少年犯罪为前提,为了拯救他们而存在的。

少年事件处理法并不是为被害人而订立,也不是用来防止犯罪,而是以少年犯罪为前提,为了拯救他们而存在的。从这些法条中无法看见被害人的悲伤与不甘,只有无视现状的虚幻道德观而已。

,他不想立刻告知警察那通怪电话的想法还是没变。他不想放弃会比警察先找到凶手的可能性

他只是担心一旦拜托警察后,自己将会永远失去和凶手面对面的机会

他真正的愿望,是让凶手切身体会到自己的憎恨与悲伤。他要告诉他们绘摩遭到的不幸是多么令人难以接受、他要让他们彻底知道自己所犯的罪有多重。

“枪这玩意儿有着不可思议的魔力,只要一拿到手上,任何人都会想要扣下板机。但是真正和什么东西对峙的时候,人们反而无法扣下板机——因为知道枪的可怕。射击这种东西,就是在和这种恐惧对抗喔

如果我的小孩是男孩的话,是不是就不会遇到这种事了呢?长峰的脑海突然闪过这个念头。不过之后他改变了想法,觉得问题并不是出在这里。奇怪的是这个世界。难道生女孩的父母就必须每天提心吊胆过日子不可吗

他知道自己没有制裁犯罪的权利。这应该是法院的职责吧。那么,法院真的会制裁犯罪者吗

说法院会拯救犯罪者其实比较恰当吧。他们会给犯了罪的人重新做人的机会,然后把犯罪的人藏在憎恨他的人看不见的地方

虽然道歉不会替他们带来什么帮助,不过如果没有任何通知的话,长峰还是会觉得过意不去。

他明明就是被害人,为什么还得遭受世人的责难啊

“请让我为小女复仇,等我雪恨之后,一定会来自首的……他就是这么写的。

正因为有她,再苦的日子我都撑得下去,而且还能对今后的人生怀有梦想。

曾经做过的“恶”,是永远无法消失的,即使加害者改过自新了(现在的我可以肯定的说:那是不可能的。不过这里是假设),但他们所制造出来的“恶”仍然会残留在被害人心里,永远侵蚀着他们的心灵。

不过,因为一般人都不太会记得出现在电视上的人物相片,所以他也只能赌一赌这个社会的冷漠了。

原来透过运动培养出来的友谊,竟然这么牢固。

直接说话时有直接说话的影响力,那个影响力如果过大的话,对我们来说就会变成麻烦的阻碍

西洋棋就像是人生

“一开始我们就拥有所有的棋子。如果能一直维持这样,就会平安无事,但这是不被允许的。要移动、要走出自己的阵地才行。越移动或许就越能打倒对方,可是自己同时也会失去很多东西。这就和人生一样。西洋棋和象棋不同,从对方赢来的棋子,并不能算是自己的棋子。”

一直以为儿子的死是对方的错,夫妻互相指责,结果却只伤害了对方,什么也没留下。

做了坏事的人,应该依据法律来判他们的罪。

不可以喔!复仇是野蛮的行为,绝对不可以!日本是法治的国家,所以这种事情必须在法院里杀伐才对

做了不可饶恕的事之后,罪恶感是不会消失的

十几年前,他们应该都是一样站在为人父母的立场,抱着刚出生的孩子,期待着要把这个孩子养育成怎样的人吧。

我才知道法律根本不了解人性的脆弱。

只不过人生的齿轮莫名其妙地乱转,他才会被放到这么奇怪的位置上。

只不过人生的齿轮莫名其妙地乱转,他才会被放到这么奇怪的位置上。明明知道那是不对的,却又不得不复仇的痛苦,以及无法顺利复仇的绝望——他必须对抗着这些东西,生存下去。他活得很辛苦。

每次你都只会生气,在这种气氛下,哪有可能什么事都说得出来啊

我不想只用表象的逻辑告诉你,不管有什么理由都不可以复仇,我觉得那不是经过我自己的思考得到的东西。我非常能体会你的心情。如果碰到同样的事,我想我也会这么做的。既然这样,我就应该先协助你。我想在和你一起行动的过程中,思考什么才是正确的。

可是阿诚不知该如何抗议。他再次见识到成人世界的龌龊与尔虞我诈的复杂了。

虽然同情他,但是因为怕麻烦,都躲得远远的。说什么不要惹这种麻烦事,过着平凡的人生是最好的,其实这不过是自我满足罢了!”

当人伴随着焦躁与孤独在复仇之路徘徊时,若能遇到一个能理解他的人,应该会想要依靠那份温柔吧?

长峰发现自己对他们充满了嫉妒和欣羡之情。在此之前,他也是过着这种自己可以稍微掌控的人生——安定的生活、一成不变的每一天。现在他才体会到这是多么难能可贵。他现在身体疲累、心灵满目疮痍。即使他想要回到那时候,也已经找不到来时路了。

心想这并不是允许,只是漠不关心。

新闻话题一切换后,他们的关注也跟着切换了。

但是自己不是也一样吗?长峰心想。只要能保障自己的生活,别人的事根本无所谓。如果问他是否曾经认真想过少年犯罪的问题?或是为了解决问题做过什么努力?他应该也答不出来。

可是这样真的万恶能消灭吗?把坏人抓起来然后予以隔离,换个角度来看,根本就是在保护坏人。经过一段时间,当社会对被“保护”的

警察到底是什么呢?”久冢开口说话,“是站在正义的那一边吗?不是,只是逮捕犯了法的人而已,警察并非保护市民,警察要保护的是法律,为了防止法律受到破坏,拚了命地东奔西跑。但是法律是绝对正确的吗?如果绝对正确的话,为什么又要频频修改呢?法律并非完善的,为了保护不完善的法律,警察就可以为所欲为吗?践踏他人的心也无所谓吗?”久冢说了这么多之后,便面露微笑,“虽然我拿着警察证件这么长一段时间,但其实我什么也没学会。”

他以为没有自己的房子就不是一个成功的男人,一心想要早点买房子。结果呢?老婆、女儿都死了,对一个男人来说,这不过是个过大的箱子而已。

少年事件处理法并不是为被害人而订立,也不是用来防止犯罪,而是以少年犯罪为前提,为了拯救他们而存在的。

少年事件处理法并不是为被害人而订立,也不是用来防止犯罪,而是以少年犯罪为前提,为了拯救他们而存在的。从这些法条中无法看见被害人的悲伤与不甘,只有无视现状的虚幻道德观而已。

,他不想立刻告知警察那通怪电话的想法还是没变。他不想放弃会比警察先找到凶手的可能性

他只是担心一旦拜托警察后,自己将会永远失去和凶手面对面的机会

他真正的愿望,是让凶手切身体会到自己的憎恨与悲伤。他要告诉他们绘摩遭到的不幸是多么令人难以接受、他要让他们彻底知道自己所犯的罪有多重。

“枪这玩意儿有着不可思议的魔力,只要一拿到手上,任何人都会想要扣下板机。但是真正和什么东西对峙的时候,人们反而无法扣下板机——因为知道枪的可怕。射击这种东西,就是在和这种恐惧对抗喔

如果我的小孩是男孩的话,是不是就不会遇到这种事了呢?长峰的脑海突然闪过这个念头。不过之后他改变了想法,觉得问题并不是出在这里。奇怪的是这个世界。难道生女孩的父母就必须每天提心吊胆过日子不可吗

他知道自己没有制裁犯罪的权利。这应该是法院的职责吧。那么,法院真的会制裁犯罪者吗

说法院会拯救犯罪者其实比较恰当吧。他们会给犯了罪的人重新做人的机会,然后把犯罪的人藏在憎恨他的人看不见的地方

虽然道歉不会替他们带来什么帮助,不过如果没有任何通知的话,长峰还是会觉得过意不去。

他明明就是被害人,为什么还得遭受世人的责难啊

“请让我为小女复仇,等我雪恨之后,一定会来自首的……他就是这么写的。

正因为有她,再苦的日子我都撑得下去,而且还能对今后的人生怀有梦想。

曾经做过的“恶”,是永远无法消失的,即使加害者改过自新了(现在的我可以肯定的说:那是不可能的。不过这里是假设),但他们所制造出来的“恶”仍然会残留在被害人心里,永远侵蚀着他们的心灵。

不过,因为一般人都不太会记得出现在电视上的人物相片,所以他也只能赌一赌这个社会的冷漠了。

原来透过运动培养出来的友谊,竟然这么牢固。

直接说话时有直接说话的影响力,那个影响力如果过大的话,对我们来说就会变成麻烦的阻碍

西洋棋就像是人生

“一开始我们就拥有所有的棋子。如果能一直维持这样,就会平安无事,但这是不被允许的。要移动、要走出自己的阵地才行。越移动或许就越能打倒对方,可是自己同时也会失去很多东西。这就和人生一样。西洋棋和象棋不同,从对方赢来的棋子,并不能算是自己的棋子。”

一直以为儿子的死是对方的错,夫妻互相指责,结果却只伤害了对方,什么也没留下。

做了坏事的人,应该依据法律来判他们的罪。

不可以喔!复仇是野蛮的行为,绝对不可以!日本是法治的国家,所以这种事情必须在法院里杀伐才对

做了不可饶恕的事之后,罪恶感是不会消失的

十几年前,他们应该都是一样站在为人父母的立场,抱着刚出生的孩子,期待着要把这个孩子养育成怎样的人吧。

我才知道法律根本不了解人性的脆弱。

只不过人生的齿轮莫名其妙地乱转,他才会被放到这么奇怪的位置上。

只不过人生的齿轮莫名其妙地乱转,他才会被放到这么奇怪的位置上。明明知道那是不对的,却又不得不复仇的痛苦,以及无法顺利复仇的绝望——他必须对抗着这些东西,生存下去。他活得很辛苦。

每次你都只会生气,在这种气氛下,哪有可能什么事都说得出来啊

我不想只用表象的逻辑告诉你,不管有什么理由都不可以复仇,我觉得那不是经过我自己的思考得到的东西。我非常能体会你的心情。如果碰到同样的事,我想我也会这么做的。既然这样,我就应该先协助你。我想在和你一起行动的过程中,思考什么才是正确的。

可是阿诚不知该如何抗议。他再次见识到成人世界的龌龊与尔虞我诈的复杂了。

虽然同情他,但是因为怕麻烦,都躲得远远的。说什么不要惹这种麻烦事,过着平凡的人生是最好的,其实这不过是自我满足罢了!”

当人伴随着焦躁与孤独在复仇之路徘徊时,若能遇到一个能理解他的人,应该会想要依靠那份温柔吧?

长峰发现自己对他们充满了嫉妒和欣羡之情。在此之前,他也是过着这种自己可以稍微掌控的人生——安定的生活、一成不变的每一天。现在他才体会到这是多么难能可贵。他现在身体疲累、心灵满目疮痍。即使他想要回到那时候,也已经找不到来时路了。

心想这并不是允许,只是漠不关心。

新闻话题一切换后,他们的关注也跟着切换了。

但是自己不是也一样吗?长峰心想。只要能保障自己的生活,别人的事根本无所谓。如果问他是否曾经认真想过少年犯罪的问题?或是为了解决问题做过什么努力?他应该也答不出来。

可是这样真的万恶能消灭吗?把坏人抓起来然后予以隔离,换个角度来看,根本就是在保护坏人。经过一段时间,当社会对被“保护”的

警察到底是什么呢?”久冢开口说话,“是站在正义的那一边吗?不是,只是逮捕犯了法的人而已,警察并非保护市民,警察要保护的是法律,为了防止法律受到破坏,拚了命地东奔西跑。但是法律是绝对正确的吗?如果绝对正确的话,为什么又要频频修改呢?法律并非完善的,为了保护不完善的法律,警察就可以为所欲为吗?践踏他人的心也无所谓吗?”久冢说了这么多之后,便面露微笑,“虽然我拿着警察证件这么长一段时间,但其实我什么也没学会。”

他以为没有自己的房子就不是一个成功的男人,一心想要早点买房子。结果呢?老婆、女儿都死了,对一个男人来说,这不过是个过大的箱子而已。

少年事件处理法并不是为被害人而订立,也不是用来防止犯罪,而是以少年犯罪为前提,为了拯救他们而存在的。

少年事件处理法并不是为被害人而订立,也不是用来防止犯罪,而是以少年犯罪为前提,为了拯救他们而存在的。从这些法条中无法看见被害人的悲伤与不甘,只有无视现状的虚幻道德观而已。

,他不想立刻告知警察那通怪电话的想法还是没变。他不想放弃会比警察先找到凶手的可能性

他只是担心一旦拜托警察后,自己将会永远失去和凶手面对面的机会

他真正的愿望,是让凶手切身体会到自己的憎恨与悲伤。他要告诉他们绘摩遭到的不幸是多么令人难以接受、他要让他们彻底知道自己所犯的罪有多重。

“枪这玩意儿有着不可思议的魔力,只要一拿到手上,任何人都会想要扣下板机。但是真正和什么东西对峙的时候,人们反而无法扣下板机——因为知道枪的可怕。射击这种东西,就是在和这种恐惧对抗喔

如果我的小孩是男孩的话,是不是就不会遇到这种事了呢?长峰的脑海突然闪过这个念头。不过之后他改变了想法,觉得问题并不是出在这里。奇怪的是这个世界。难道生女孩的父母就必须每天提心吊胆过日子不可吗

他知道自己没有制裁犯罪的权利。这应该是法院的职责吧。那么,法院真的会制裁犯罪者吗

说法院会拯救犯罪者其实比较恰当吧。他们会给犯了罪的人重新做人的机会,然后把犯罪的人藏在憎恨他的人看不见的地方

虽然道歉不会替他们带来什么帮助,不过如果没有任何通知的话,长峰还是会觉得过意不去。

他明明就是被害人,为什么还得遭受世人的责难啊

“请让我为小女复仇,等我雪恨之后,一定会来自首的……他就是这么写的。

正因为有她,再苦的日子我都撑得下去,而且还能对今后的人生怀有梦想。

曾经做过的“恶”,是永远无法消失的,即使加害者改过自新了(现在的我可以肯定的说:那是不可能的。不过这里是假设),但他们所制造出来的“恶”仍然会残留在被害人心里,永远侵蚀着他们的心灵。

不过,因为一般人都不太会记得出现在电视上的人物相片,所以他也只能赌一赌这个社会的冷漠了。

原来透过运动培养出来的友谊,竟然这么牢固。

直接说话时有直接说话的影响力,那个影响力如果过大的话,对我们来说就会变成麻烦的阻碍

西洋棋就像是人生

“一开始我们就拥有所有的棋子。如果能一直维持这样,就会平安无事,但这是不被允许的。要移动、要走出自己的阵地才行。越移动或许就越能打倒对方,可是自己同时也会失去很多东西。这就和人生一样。西洋棋和象棋不同,从对方赢来的棋子,并不能算是自己的棋子。”

一直以为儿子的死是对方的错,夫妻互相指责,结果却只伤害了对方,什么也没留下。

做了坏事的人,应该依据法律来判他们的罪。

不可以喔!复仇是野蛮的行为,绝对不可以!日本是法治的国家,所以这种事情必须在法院里杀伐才对

做了不可饶恕的事之后,罪恶感是不会消失的

十几年前,他们应该都是一样站在为人父母的立场,抱着刚出生的孩子,期待着要把这个孩子养育成怎样的人吧。

我才知道法律根本不了解人性的脆弱。

只不过人生的齿轮莫名其妙地乱转,他才会被放到这么奇怪的位置上。

只不过人生的齿轮莫名其妙地乱转,他才会被放到这么奇怪的位置上。明明知道那是不对的,却又不得不复仇的痛苦,以及无法顺利复仇的绝望——他必须对抗着这些东西,生存下去。他活得很辛苦。

每次你都只会生气,在这种气氛下,哪有可能什么事都说得出来啊

我不想只用表象的逻辑告诉你,不管有什么理由都不可以复仇,我觉得那不是经过我自己的思考得到的东西。我非常能体会你的心情。如果碰到同样的事,我想我也会这么做的。既然这样,我就应该先协助你。我想在和你一起行动的过程中,思考什么才是正确的。

可是阿诚不知该如何抗议。他再次见识到成人世界的龌龊与尔虞我诈的复杂了。

虽然同情他,但是因为怕麻烦,都躲得远远的。说什么不要惹这种麻烦事,过着平凡的人生是最好的,其实这不过是自我满足罢了!”

当人伴随着焦躁与孤独在复仇之路徘徊时,若能遇到一个能理解他的人,应该会想要依靠那份温柔吧?

长峰发现自己对他们充满了嫉妒和欣羡之情。在此之前,他也是过着这种自己可以稍微掌控的人生——安定的生活、一成不变的每一天。现在他才体会到这是多么难能可贵。他现在身体疲累、心灵满目疮痍。即使他想要回到那时候,也已经找不到来时路了。

心想这并不是允许,只是漠不关心。

新闻话题一切换后,他们的关注也跟着切换了。

但是自己不是也一样吗?长峰心想。只要能保障自己的生活,别人的事根本无所谓。如果问他是否曾经认真想过少年犯罪的问题?或是为了解决问题做过什么努力?他应该也答不出来。

可是这样真的万恶能消灭吗?把坏人抓起来然后予以隔离,换个角度来看,根本就是在保护坏人。经过一段时间,当社会对被“保护”的

警察到底是什么呢?”久冢开口说话,“是站在正义的那一边吗?不是,只是逮捕犯了法的人而已,警察并非保护市民,警察要保护的是法律,为了防止法律受到破坏,拚了命地东奔西跑。但是法律是绝对正确的吗?如果绝对正确的话,为什么又要频频修改呢?法律并非完善的,为了保护不完善的法律,警察就可以为所欲为吗?践踏他人的心也无所谓吗?”久冢说了这么多之后,便面露微笑,“虽然我拿着警察证件这么长一段时间,但其实我什么也没学会。”

他以为没有自己的房子就不是一个成功的男人,一心想要早点买房子。结果呢?老婆、女儿都死了,对一个男人来说,这不过是个过大的箱子而已。

少年事件处理法并不是为被害人而订立,也不是用来防止犯罪,而是以少年犯罪为前提,为了拯救他们而存在的。

少年事件处理法并不是为被害人而订立,也不是用来防止犯罪,而是以少年犯罪为前提,为了拯救他们而存在的。从这些法条中无法看见被害人的悲伤与不甘,只有无视现状的虚幻道德观而已。

,他不想立刻告知警察那通怪电话的想法还是没变。他不想放弃会比警察先找到凶手的可能性

他只是担心一旦拜托警察后,自己将会永远失去和凶手面对面的机会

他真正的愿望,是让凶手切身体会到自己的憎恨与悲伤。他要告诉他们绘摩遭到的不幸是多么令人难以接受、他要让他们彻底知道自己所犯的罪有多重。

“枪这玩意儿有着不可思议的魔力,只要一拿到手上,任何人都会想要扣下板机。但是真正和什么东西对峙的时候,人们反而无法扣下板机——因为知道枪的可怕。射击这种东西,就是在和这种恐惧对抗喔

如果我的小孩是男孩的话,是不是就不会遇到这种事了呢?长峰的脑海突然闪过这个念头。不过之后他改变了想法,觉得问题并不是出在这里。奇怪的是这个世界。难道生女孩的父母就必须每天提心吊胆过日子不可吗

他知道自己没有制裁犯罪的权利。这应该是法院的职责吧。那么,法院真的会制裁犯罪者吗

说法院会拯救犯罪者其实比较恰当吧。他们会给犯了罪的人重新做人的机会,然后把犯罪的人藏在憎恨他的人看不见的地方

虽然道歉不会替他们带来什么帮助,不过如果没有任何通知的话,长峰还是会觉得过意不去。

他明明就是被害人,为什么还得遭受世人的责难啊

“请让我为小女复仇,等我雪恨之后,一定会来自首的……他就是这么写的。

正因为有她,再苦的日子我都撑得下去,而且还能对今后的人生怀有梦想。

曾经做过的“恶”,是永远无法消失的,即使加害者改过自新了(现在的我可以肯定的说:那是不可能的。不过这里是假设),但他们所制造出来的“恶”仍然会残留在被害人心里,永远侵蚀着他们的心灵。

不过,因为一般人都不太会记得出现在电视上的人物相片,所以他也只能赌一赌这个社会的冷漠了。

原来透过运动培养出来的友谊,竟然这么牢固。

直接说话时有直接说话的影响力,那个影响力如果过大的话,对我们来说就会变成麻烦的阻碍

西洋棋就像是人生

“一开始我们就拥有所有的棋子。如果能一直维持这样,就会平安无事,但这是不被允许的。要移动、要走出自己的阵地才行。越移动或许就越能打倒对方,可是自己同时也会失去很多东西。这就和人生一样。西洋棋和象棋不同,从对方赢来的棋子,并不能算是自己的棋子。”

一直以为儿子的死是对方的错,夫妻互相指责,结果却只伤害了对方,什么也没留下。

做了坏事的人,应该依据法律来判他们的罪。

不可以喔!复仇是野蛮的行为,绝对不可以!日本是法治的国家,所以这种事情必须在法院里杀伐才对

做了不可饶恕的事之后,罪恶感是不会消失的

十几年前,他们应该都是一样站在为人父母的立场,抱着刚出生的孩子,期待着要把这个孩子养育成怎样的人吧。

我才知道法律根本不了解人性的脆弱。

只不过人生的齿轮莫名其妙地乱转,他才会被放到这么奇怪的位置上。

只不过人生的齿轮莫名其妙地乱转,他才会被放到这么奇怪的位置上。明明知道那是不对的,却又不得不复仇的痛苦,以及无法顺利复仇的绝望——他必须对抗着这些东西,生存下去。他活得很辛苦。

每次你都只会生气,在这种气氛下,哪有可能什么事都说得出来啊

我不想只用表象的逻辑告诉你,不管有什么理由都不可以复仇,我觉得那不是经过我自己的思考得到的东西。我非常能体会你的心情。如果碰到同样的事,我想我也会这么做的。既然这样,我就应该先协助你。我想在和你一起行动的过程中,思考什么才是正确的。

可是阿诚不知该如何抗议。他再次见识到成人世界的龌龊与尔虞我诈的复杂了。

虽然同情他,但是因为怕麻烦,都躲得远远的。说什么不要惹这种麻烦事,过着平凡的人生是最好的,其实这不过是自我满足罢了!”

当人伴随着焦躁与孤独在复仇之路徘徊时,若能遇到一个能理解他的人,应该会想要依靠那份温柔吧?

长峰发现自己对他们充满了嫉妒和欣羡之情。在此之前,他也是过着这种自己可以稍微掌控的人生——安定的生活、一成不变的每一天。现在他才体会到这是多么难能可贵。他现在身体疲累、心灵满目疮痍。即使他想要回到那时候,也已经找不到来时路了。

心想这并不是允许,只是漠不关心。

新闻话题一切换后,他们的关注也跟着切换了。

但是自己不是也一样吗?长峰心想。只要能保障自己的生活,别人的事根本无所谓。如果问他是否曾经认真想过少年犯罪的问题?或是为了解决问题做过什么努力?他应该也答不出来。

可是这样真的万恶能消灭吗?把坏人抓起来然后予以隔离,换个角度来看,根本就是在保护坏人。经过一段时间,当社会对被“保护”的

警察到底是什么呢?”久冢开口说话,“是站在正义的那一边吗?不是,只是逮捕犯了法的人而已,警察并非保护市民,警察要保护的是法律,为了防止法律受到破坏,拚了命地东奔西跑。但是法律是绝对正确的吗?如果绝对正确的话,为什么又要频频修改呢?法律并非完善的,为了保护不完善的法律,警察就可以为所欲为吗?践踏他人的心也无所谓吗?”久冢说了这么多之后,便面露微笑,“虽然我拿着警察证件这么长一段时间,但其实我什么也没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