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土壤中存在着几十种不同类型的细菌,它们对于植物的生长很关键。只有这样,它们才能繁殖得像……嗯,像细菌感染那样。

MAV就携带了一个RTG,其中包含2.6千克钚238,大约能产生1500瓦热能,可以转换成100瓦电能。MAV就靠这个运转下去,直到船员们抵达。

我在做宇航员该做的事。我怀念这种感觉。

就是这样。不是不情不愿的农民,也不是电气工程师,更不是跑长途的司机。一名宇航员。我在做宇航员该做的事。我怀念这种感觉。

“把中国宇航员送上火星。”

为了营救我,一定花费了数亿美元。所有这些,就为了救我这个傻不愣登的植物学家,为吗呢? 好吧,我想我知道答案。有部分是因为我代表了进步、科学,还有我们梦想了几个世纪的行星际未来。但说真的,他们这么做的真正原因是:每个人都有一种本能,那就是把同伴救出来,有时候可能看上去不太像,但事实确实如此。

远足的人在深山里迷路了,人们会发动搜救。火车出了事故,人们会排成长队献血。地震毁了一座城市,全世界的人都会捐出紧急物资。这种本能扎根于人类社会,每一种文化都不例外。是的,有些傻逼对此嗤之以鼻,但有多得多的人愿意这么做。正因为这样,才会有几十亿人站在我这边。

地球土壤中存在着几十种不同类型的细菌,它们对于植物的生长很关键。只有这样,它们才能繁殖得像……嗯,像细菌感染那样。

MAV就携带了一个RTG,其中包含2.6千克钚238,大约能产生1500瓦热能,可以转换成100瓦电能。MAV就靠这个运转下去,直到船员们抵达。

我在做宇航员该做的事。我怀念这种感觉。

就是这样。不是不情不愿的农民,也不是电气工程师,更不是跑长途的司机。一名宇航员。我在做宇航员该做的事。我怀念这种感觉。

“把中国宇航员送上火星。”

为了营救我,一定花费了数亿美元。所有这些,就为了救我这个傻不愣登的植物学家,为吗呢? 好吧,我想我知道答案。有部分是因为我代表了进步、科学,还有我们梦想了几个世纪的行星际未来。但说真的,他们这么做的真正原因是:每个人都有一种本能,那就是把同伴救出来,有时候可能看上去不太像,但事实确实如此。

远足的人在深山里迷路了,人们会发动搜救。火车出了事故,人们会排成长队献血。地震毁了一座城市,全世界的人都会捐出紧急物资。这种本能扎根于人类社会,每一种文化都不例外。是的,有些傻逼对此嗤之以鼻,但有多得多的人愿意这么做。正因为这样,才会有几十亿人站在我这边。

地球土壤中存在着几十种不同类型的细菌,它们对于植物的生长很关键。只有这样,它们才能繁殖得像……嗯,像细菌感染那样。

MAV就携带了一个RTG,其中包含2.6千克钚238,大约能产生1500瓦热能,可以转换成100瓦电能。MAV就靠这个运转下去,直到船员们抵达。

我在做宇航员该做的事。我怀念这种感觉。

就是这样。不是不情不愿的农民,也不是电气工程师,更不是跑长途的司机。一名宇航员。我在做宇航员该做的事。我怀念这种感觉。

“把中国宇航员送上火星。”

为了营救我,一定花费了数亿美元。所有这些,就为了救我这个傻不愣登的植物学家,为吗呢? 好吧,我想我知道答案。有部分是因为我代表了进步、科学,还有我们梦想了几个世纪的行星际未来。但说真的,他们这么做的真正原因是:每个人都有一种本能,那就是把同伴救出来,有时候可能看上去不太像,但事实确实如此。

远足的人在深山里迷路了,人们会发动搜救。火车出了事故,人们会排成长队献血。地震毁了一座城市,全世界的人都会捐出紧急物资。这种本能扎根于人类社会,每一种文化都不例外。是的,有些傻逼对此嗤之以鼻,但有多得多的人愿意这么做。正因为这样,才会有几十亿人站在我这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