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有孩子怎么也无法理解为何宇宙空间没有上下之分。然而那样也无妨,说不定那个孩子具备了丰富的感受性,会因一朵牵牛花开花而感动。

我之所以没有成为科学家,只不过是我想认识更宽广的世界罢了。除了科学之外,这世界还有许多美好的事物,我不想选择不知道那些美好事物而虚度一生的不幸人生

一部作品是好是坏,不看过是不会知道的。而要让读者有兴趣去阅读,就非得是超长篇才行。一定要是一本厚重似砖头的书!

门马仔细一看,面板上有一块“评价模式”,并排着五个按钮,由上而下依序是“阿谀奉承”、“花言巧语”、“诚朴笃实”、“犀利毒舌”、“尖酸刻薄”。 “它能像这样切换五个不同等级的书评语气。若觉得写出来的书评有点言过于实,改成‘花言巧语’或‘诚朴笃实’就行了。在‘诚朴笃实’模式下,主要是不痛不痒地介绍基本剧情。”

公司认为现在几乎没有真正喜欢读书的人了。当今世上根本没有人有闲工夫好整以暇地看书,会到书店的只有那些不读书便觉得有罪恶感的人、受到过去爱读书的习惯束缚的人,与想让自己看起来有点文学气质的人。他们要的只是读了多少书的业绩罢了。

公司正在筹备下一样新产品,叫做自动心得撰写机。那是以一般读者为对象所开发的产品,只要将它的构造想成自动书评撰写机的机能简化版就行了。将书放进那台机器后,机器就会输出概要、内容如何有趣、如何无聊等等。

也有孩子怎么也无法理解为何宇宙空间没有上下之分。然而那样也无妨,说不定那个孩子具备了丰富的感受性,会因一朵牵牛花开花而感动。

我之所以没有成为科学家,只不过是我想认识更宽广的世界罢了。除了科学之外,这世界还有许多美好的事物,我不想选择不知道那些美好事物而虚度一生的不幸人生

一部作品是好是坏,不看过是不会知道的。而要让读者有兴趣去阅读,就非得是超长篇才行。一定要是一本厚重似砖头的书!

门马仔细一看,面板上有一块“评价模式”,并排着五个按钮,由上而下依序是“阿谀奉承”、“花言巧语”、“诚朴笃实”、“犀利毒舌”、“尖酸刻薄”。 “它能像这样切换五个不同等级的书评语气。若觉得写出来的书评有点言过于实,改成‘花言巧语’或‘诚朴笃实’就行了。在‘诚朴笃实’模式下,主要是不痛不痒地介绍基本剧情。”

公司认为现在几乎没有真正喜欢读书的人了。当今世上根本没有人有闲工夫好整以暇地看书,会到书店的只有那些不读书便觉得有罪恶感的人、受到过去爱读书的习惯束缚的人,与想让自己看起来有点文学气质的人。他们要的只是读了多少书的业绩罢了。

公司正在筹备下一样新产品,叫做自动心得撰写机。那是以一般读者为对象所开发的产品,只要将它的构造想成自动书评撰写机的机能简化版就行了。将书放进那台机器后,机器就会输出概要、内容如何有趣、如何无聊等等。

也有孩子怎么也无法理解为何宇宙空间没有上下之分。然而那样也无妨,说不定那个孩子具备了丰富的感受性,会因一朵牵牛花开花而感动。

我之所以没有成为科学家,只不过是我想认识更宽广的世界罢了。除了科学之外,这世界还有许多美好的事物,我不想选择不知道那些美好事物而虚度一生的不幸人生

一部作品是好是坏,不看过是不会知道的。而要让读者有兴趣去阅读,就非得是超长篇才行。一定要是一本厚重似砖头的书!

门马仔细一看,面板上有一块“评价模式”,并排着五个按钮,由上而下依序是“阿谀奉承”、“花言巧语”、“诚朴笃实”、“犀利毒舌”、“尖酸刻薄”。 “它能像这样切换五个不同等级的书评语气。若觉得写出来的书评有点言过于实,改成‘花言巧语’或‘诚朴笃实’就行了。在‘诚朴笃实’模式下,主要是不痛不痒地介绍基本剧情。”

公司认为现在几乎没有真正喜欢读书的人了。当今世上根本没有人有闲工夫好整以暇地看书,会到书店的只有那些不读书便觉得有罪恶感的人、受到过去爱读书的习惯束缚的人,与想让自己看起来有点文学气质的人。他们要的只是读了多少书的业绩罢了。

公司正在筹备下一样新产品,叫做自动心得撰写机。那是以一般读者为对象所开发的产品,只要将它的构造想成自动书评撰写机的机能简化版就行了。将书放进那台机器后,机器就会输出概要、内容如何有趣、如何无聊等等。

也有孩子怎么也无法理解为何宇宙空间没有上下之分。然而那样也无妨,说不定那个孩子具备了丰富的感受性,会因一朵牵牛花开花而感动。

我之所以没有成为科学家,只不过是我想认识更宽广的世界罢了。除了科学之外,这世界还有许多美好的事物,我不想选择不知道那些美好事物而虚度一生的不幸人生

一部作品是好是坏,不看过是不会知道的。而要让读者有兴趣去阅读,就非得是超长篇才行。一定要是一本厚重似砖头的书!

门马仔细一看,面板上有一块“评价模式”,并排着五个按钮,由上而下依序是“阿谀奉承”、“花言巧语”、“诚朴笃实”、“犀利毒舌”、“尖酸刻薄”。 “它能像这样切换五个不同等级的书评语气。若觉得写出来的书评有点言过于实,改成‘花言巧语’或‘诚朴笃实’就行了。在‘诚朴笃实’模式下,主要是不痛不痒地介绍基本剧情。”

公司认为现在几乎没有真正喜欢读书的人了。当今世上根本没有人有闲工夫好整以暇地看书,会到书店的只有那些不读书便觉得有罪恶感的人、受到过去爱读书的习惯束缚的人,与想让自己看起来有点文学气质的人。他们要的只是读了多少书的业绩罢了。

公司正在筹备下一样新产品,叫做自动心得撰写机。那是以一般读者为对象所开发的产品,只要将它的构造想成自动书评撰写机的机能简化版就行了。将书放进那台机器后,机器就会输出概要、内容如何有趣、如何无聊等等。

也有孩子怎么也无法理解为何宇宙空间没有上下之分。然而那样也无妨,说不定那个孩子具备了丰富的感受性,会因一朵牵牛花开花而感动。

我之所以没有成为科学家,只不过是我想认识更宽广的世界罢了。除了科学之外,这世界还有许多美好的事物,我不想选择不知道那些美好事物而虚度一生的不幸人生

一部作品是好是坏,不看过是不会知道的。而要让读者有兴趣去阅读,就非得是超长篇才行。一定要是一本厚重似砖头的书!

门马仔细一看,面板上有一块“评价模式”,并排着五个按钮,由上而下依序是“阿谀奉承”、“花言巧语”、“诚朴笃实”、“犀利毒舌”、“尖酸刻薄”。 “它能像这样切换五个不同等级的书评语气。若觉得写出来的书评有点言过于实,改成‘花言巧语’或‘诚朴笃实’就行了。在‘诚朴笃实’模式下,主要是不痛不痒地介绍基本剧情。”

公司认为现在几乎没有真正喜欢读书的人了。当今世上根本没有人有闲工夫好整以暇地看书,会到书店的只有那些不读书便觉得有罪恶感的人、受到过去爱读书的习惯束缚的人,与想让自己看起来有点文学气质的人。他们要的只是读了多少书的业绩罢了。

公司正在筹备下一样新产品,叫做自动心得撰写机。那是以一般读者为对象所开发的产品,只要将它的构造想成自动书评撰写机的机能简化版就行了。将书放进那台机器后,机器就会输出概要、内容如何有趣、如何无聊等等。

也有孩子怎么也无法理解为何宇宙空间没有上下之分。然而那样也无妨,说不定那个孩子具备了丰富的感受性,会因一朵牵牛花开花而感动。

我之所以没有成为科学家,只不过是我想认识更宽广的世界罢了。除了科学之外,这世界还有许多美好的事物,我不想选择不知道那些美好事物而虚度一生的不幸人生

一部作品是好是坏,不看过是不会知道的。而要让读者有兴趣去阅读,就非得是超长篇才行。一定要是一本厚重似砖头的书!

门马仔细一看,面板上有一块“评价模式”,并排着五个按钮,由上而下依序是“阿谀奉承”、“花言巧语”、“诚朴笃实”、“犀利毒舌”、“尖酸刻薄”。 “它能像这样切换五个不同等级的书评语气。若觉得写出来的书评有点言过于实,改成‘花言巧语’或‘诚朴笃实’就行了。在‘诚朴笃实’模式下,主要是不痛不痒地介绍基本剧情。”

公司认为现在几乎没有真正喜欢读书的人了。当今世上根本没有人有闲工夫好整以暇地看书,会到书店的只有那些不读书便觉得有罪恶感的人、受到过去爱读书的习惯束缚的人,与想让自己看起来有点文学气质的人。他们要的只是读了多少书的业绩罢了。

公司正在筹备下一样新产品,叫做自动心得撰写机。那是以一般读者为对象所开发的产品,只要将它的构造想成自动书评撰写机的机能简化版就行了。将书放进那台机器后,机器就会输出概要、内容如何有趣、如何无聊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