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民主首先有必要搞清楚民主到底是什么,

民主的含义众说纷纭。它既是一种价值、一种理想、一种制度、一种机制,也是一种形式、一种方法、一套程序、一个过程。

就民主的本质而言,民主所解决的是国家权力归属问题。

因此,国家权力属于人民,这是民主的最本质的特征。

民主最大的教训,是要让强势一方懂得他们应该让弱势一方有机会充分、自由地表达自己的意见,而让弱势一方明白既然他们的意见不占多数,就应该体面地让步,把对方的观点作为全体的决定来承认,积极地参与实施,同时他们仍有权利通过规则来改变局势。

罗伯特认为,由于社会存在的差异性,要求人们对所关注的事情的处理达到完全一致的意见,实际是不可能的。

“只有通过‘过半数表决’,加上公开明晰的辩论,才能够在最大限度上作出符合组织整体利益的决定”

当然,强调民主形式的多样性,并非要否认民主价值的普适性。

价值,是指事物的积极作用或进步作用,是一种值得追求的目标。

在中国社会主义民主发展过程中,有人总是以中国的情况不一样,而说中国不能选择某种民主形式。其实这是一种前提和结果的倒置,是站不住脚的。

民主作为一种价值追求,它本身并不保证什么,它既提供成功的机会,也提供失败的风险。因此,不能因某种民主形式的失败而否定民主的价值,同样也不能因民主价值的普适性而要求采取统一的民主模式。

总统的苏西洛·班邦·尤多约诺(Susilo Bambang

比较政治学是政治学中“根据方法论而不是根据所研究主题进行定义的唯一分支”[1],它通过对不同国家、不同类型的政治和政治制度的分析、比较,来探讨和研究政治现象的一般规律。

society.Rule-of-law country mainly rely on law to settle and balance domestic various controversy and conflict,can avoid emerging extreme forms such as violence,help political situation stable and make society harmonious.Rule-of-law country is the true civilized country.Rule by law is rule by constitution at first,while the most essential ensuring mechanism of rule by constitution is the institution of unconstitutional review.Therefore

and adminstration should limit legislation with courts as medium.In th light of“seperation of power”and“check and balance”,“interpreting law is court’s proper and

民主存在多数暴政乃至蜕变为专制或独裁政制的危险,而违宪审查可以有效地纠正民主的缺陷,平衡立法权力和行政权力、政府权力和公民权利、中央权力和地方权力,进而达致民主政治的平衡与稳定。

民主存在多数暴政乃至蜕变为专制或独裁政制的危险,而违宪审查可以有效地纠正民主的缺陷,平衡立法权力和行政权力、政府权力和公民权利、中央权力和地方权力,进而达致民主政治的平衡与稳定。近代以来,以孟德斯鸠、洛克为代表的启蒙思想家对司法独立和分权问题的研究主要是着眼于维护个人自由,

民主存在多数暴政乃至蜕变为专制或独裁政制的危险,而违宪审查可以有效地纠正民主的缺陷,平衡立法权力和行政权力、政府权力和公民权利、中央权力和地方权力,进而达致民主政治的平衡与稳定。近代以来,以孟德斯鸠、洛克为代表的启蒙思想家对司法独立和分权问题的研究主要是着眼于维护个人自由,而不是着眼于维护民主制的平衡;

因为民主既要实行多数统治,又要保护少数;而法院运用违宪审查既要尽力保护个人权利,又要谨慎地承认多数统治的合法权利,以求得在多数与少数的两难中实现平衡。

具体地说,在政府过度规制的国家,法院要扩大对政府行为的违宪审查权;相反的,在政府规制较少的国家,法院需缩小其司法控制的范围、增加司法遵从[11]。

研究民主首先有必要搞清楚民主到底是什么,

民主的含义众说纷纭。它既是一种价值、一种理想、一种制度、一种机制,也是一种形式、一种方法、一套程序、一个过程。

就民主的本质而言,民主所解决的是国家权力归属问题。

因此,国家权力属于人民,这是民主的最本质的特征。

民主最大的教训,是要让强势一方懂得他们应该让弱势一方有机会充分、自由地表达自己的意见,而让弱势一方明白既然他们的意见不占多数,就应该体面地让步,把对方的观点作为全体的决定来承认,积极地参与实施,同时他们仍有权利通过规则来改变局势。

罗伯特认为,由于社会存在的差异性,要求人们对所关注的事情的处理达到完全一致的意见,实际是不可能的。

“只有通过‘过半数表决’,加上公开明晰的辩论,才能够在最大限度上作出符合组织整体利益的决定”

当然,强调民主形式的多样性,并非要否认民主价值的普适性。

价值,是指事物的积极作用或进步作用,是一种值得追求的目标。

在中国社会主义民主发展过程中,有人总是以中国的情况不一样,而说中国不能选择某种民主形式。其实这是一种前提和结果的倒置,是站不住脚的。

民主作为一种价值追求,它本身并不保证什么,它既提供成功的机会,也提供失败的风险。因此,不能因某种民主形式的失败而否定民主的价值,同样也不能因民主价值的普适性而要求采取统一的民主模式。

总统的苏西洛·班邦·尤多约诺(Susilo Bambang

比较政治学是政治学中“根据方法论而不是根据所研究主题进行定义的唯一分支”[1],它通过对不同国家、不同类型的政治和政治制度的分析、比较,来探讨和研究政治现象的一般规律。

society.Rule-of-law country mainly rely on law to settle and balance domestic various controversy and conflict,can avoid emerging extreme forms such as violence,help political situation stable and make society harmonious.Rule-of-law country is the true civilized country.Rule by law is rule by constitution at first,while the most essential ensuring mechanism of rule by constitution is the institution of unconstitutional review.Therefore

and adminstration should limit legislation with courts as medium.In th light of“seperation of power”and“check and balance”,“interpreting law is court’s proper and

民主存在多数暴政乃至蜕变为专制或独裁政制的危险,而违宪审查可以有效地纠正民主的缺陷,平衡立法权力和行政权力、政府权力和公民权利、中央权力和地方权力,进而达致民主政治的平衡与稳定。

民主存在多数暴政乃至蜕变为专制或独裁政制的危险,而违宪审查可以有效地纠正民主的缺陷,平衡立法权力和行政权力、政府权力和公民权利、中央权力和地方权力,进而达致民主政治的平衡与稳定。近代以来,以孟德斯鸠、洛克为代表的启蒙思想家对司法独立和分权问题的研究主要是着眼于维护个人自由,

民主存在多数暴政乃至蜕变为专制或独裁政制的危险,而违宪审查可以有效地纠正民主的缺陷,平衡立法权力和行政权力、政府权力和公民权利、中央权力和地方权力,进而达致民主政治的平衡与稳定。近代以来,以孟德斯鸠、洛克为代表的启蒙思想家对司法独立和分权问题的研究主要是着眼于维护个人自由,而不是着眼于维护民主制的平衡;

因为民主既要实行多数统治,又要保护少数;而法院运用违宪审查既要尽力保护个人权利,又要谨慎地承认多数统治的合法权利,以求得在多数与少数的两难中实现平衡。

具体地说,在政府过度规制的国家,法院要扩大对政府行为的违宪审查权;相反的,在政府规制较少的国家,法院需缩小其司法控制的范围、增加司法遵从[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