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不断厘清自己的概念。

李笑来绝不使用自己认为“没必要存在的概念

另外,补充一个所谓“韭菜”的常见特征: 他们严重缺乏基本的阅读能力。他们是那种买一辈子东西都不读产品说明书的人,他们是那种无论拿到什么,都要问别人怎么用的人…… 特别常见吧?

在我看来,这世界上很难有哪一个地方比交易市场更需要学习能力了。几乎一切交易的成功,最终都可以溯源到学习能力上来。几乎所有的牛×交易者,都是学习和研究的高手

人们常常用短期和长期来区分“投机”和“投资”,这是很肤浅的。投机也可以很长期,正如投资也可以很短期一样。人们对投机抱有贬义,对投资抱有褒义,也是普遍错误而又肤浅的想法。

投机者拒绝学习,投资者善于学习。

交易之前,认真研究,深入学习;交易过后,无论输赢,都要总结归纳,修正自己的观念和思考,以便完善下一次的决策——这么做的人,在我眼里都是投资者,哪怕他们是“快进快出”

“韭菜”最终的下场,并不是因为缺乏耐心,而是因为缺乏实力所致。如果进场时“那必然被套的部分”,事实上仅占他所有资产的一小部分,他会“失去耐心”吗?他会因此失去冷静吗?他会因此焦灼不堪吗?他会因此羞愤难当吗?都不会。更可能的是,他会很冷静,他会无焦虑,他会羞愧自己判断错了,但完全不可能因为羞愧而做出更不合理的行为。 于是,想要摆脱“韭菜的宿命”,只有一个办法:提高自己的实力。

长期稳定的低成本现金流。

与此同时,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则: 控制仓位 永远要保留一定比例或者起码一定数量的现金——这就好像潜海需要一个氧气罐一样,没得商量。至于比例是多少,数量是多少,没有定理,完全靠你自己琢磨。

有的人竟然可以源源不断地借到钱,另外一些人靠不断募资持有这种能力,估计也有的人像我一样靠“场外赚钱能力”。而对绝大多数普通人来说,像我一样不断地在场外赚钱可能是唯一的优势策略。

(交易市场)短期来看是投票机,长期来看是称重机…… ——“华尔街教父” 本杰明·格雷厄姆

“把自己做过的错事合理化”,本质上来看是一个自我大脑重塑的过程。这个过程一旦完成,此人依然是一个内心“向好”的人——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那些贪官污吏

“把自己做过的错事合理化”,本质上来看是一个自我大脑重塑的过程。这个过程一旦完成,此人依然是一个内心“向好”的人——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那些贪官污吏也确实在家里教孩子做人要人品端正。

如何不变坏?很简单啊,已经说清楚了啊! 若是不小心做错了事,一定要改正,绝对不尝试去做任何形式的“合理化”。

做一次傻事没关系,但,一旦发现自己很傻,就要马上纠正,绝对不能对自己的傻×行为进行合理化,否则,就只能在变傻的路上越走越远……最可怕的是,傻×绝对不孤独,因为他们天然人口比例更高,共识更强烈,所以,若是你自己不足够警惕,那么你一定会变成一个感觉幸福实则痛苦的傻×——这一点毫无疑问。

本来最重要的一条是:“进场之后,不要动,看上一年之后再动手买。

本来最重要的一条是:“进场之后,不要动,看上一年之后再动手买。”因为这样的话,你已经“更聪明了”……

只买交易量最大的那么一两个或者两三个标的。

你喜欢读书,就去买更多的书,安心读完;你喜欢弹琴,就找来更多的曲子去练;你喜欢看电影,就去买更好的影音设备,搜集更多的影音资源……一定要学会自娱自乐,善于自娱自乐,这是牛×交易员必需的最重要技能——它甚至比交易判断都要重要一百倍。对我来说,连写书、写文章都成了“自娱自乐”的主要手段之一。

听大多数人的话 参考少数人的意见 自己做决定

控制自己是天下最难的事情。以后你会知道的,当你反思自己行为的时候,你最难过的是想到那些“你自己明明知道应该怎么做却事实上没那么做”的情节。越是简单的原理越是难以遵守,就是这个原因。而当你意识到自己没控制好自己的时候,你甚至很难想象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了那样的情况。我也经常感觉莫名其妙——最后找到的解决方法也很含混:增加独处的时间,增加自我责怪的时间,让自己更难受一会儿,希望能记住那个痛苦,希望如此这般能够避免下一次做出同样的傻事……

这世界真的需要这东西吗? 它解决了什么原本没有被解决的问题? 去中心化在这件事儿上真的必要吗? 它真的必须账务公开吗? 账务公开的存在真的会提高它的效率吗? 它在多大程度上更接近一个DAC(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corporation,去中心化自治公司)? 如果我们决定投资,那么我们应该用我们资金的多大比例去投资?

我会不断厘清自己的概念。

李笑来绝不使用自己认为“没必要存在的概念

另外,补充一个所谓“韭菜”的常见特征: 他们严重缺乏基本的阅读能力。他们是那种买一辈子东西都不读产品说明书的人,他们是那种无论拿到什么,都要问别人怎么用的人…… 特别常见吧?

在我看来,这世界上很难有哪一个地方比交易市场更需要学习能力了。几乎一切交易的成功,最终都可以溯源到学习能力上来。几乎所有的牛×交易者,都是学习和研究的高手

人们常常用短期和长期来区分“投机”和“投资”,这是很肤浅的。投机也可以很长期,正如投资也可以很短期一样。人们对投机抱有贬义,对投资抱有褒义,也是普遍错误而又肤浅的想法。

投机者拒绝学习,投资者善于学习。

交易之前,认真研究,深入学习;交易过后,无论输赢,都要总结归纳,修正自己的观念和思考,以便完善下一次的决策——这么做的人,在我眼里都是投资者,哪怕他们是“快进快出”

“韭菜”最终的下场,并不是因为缺乏耐心,而是因为缺乏实力所致。如果进场时“那必然被套的部分”,事实上仅占他所有资产的一小部分,他会“失去耐心”吗?他会因此失去冷静吗?他会因此焦灼不堪吗?他会因此羞愤难当吗?都不会。更可能的是,他会很冷静,他会无焦虑,他会羞愧自己判断错了,但完全不可能因为羞愧而做出更不合理的行为。 于是,想要摆脱“韭菜的宿命”,只有一个办法:提高自己的实力。

长期稳定的低成本现金流。

与此同时,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则: 控制仓位 永远要保留一定比例或者起码一定数量的现金——这就好像潜海需要一个氧气罐一样,没得商量。至于比例是多少,数量是多少,没有定理,完全靠你自己琢磨。

有的人竟然可以源源不断地借到钱,另外一些人靠不断募资持有这种能力,估计也有的人像我一样靠“场外赚钱能力”。而对绝大多数普通人来说,像我一样不断地在场外赚钱可能是唯一的优势策略。

(交易市场)短期来看是投票机,长期来看是称重机…… ——“华尔街教父” 本杰明·格雷厄姆

“把自己做过的错事合理化”,本质上来看是一个自我大脑重塑的过程。这个过程一旦完成,此人依然是一个内心“向好”的人——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那些贪官污吏

“把自己做过的错事合理化”,本质上来看是一个自我大脑重塑的过程。这个过程一旦完成,此人依然是一个内心“向好”的人——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那些贪官污吏也确实在家里教孩子做人要人品端正。

如何不变坏?很简单啊,已经说清楚了啊! 若是不小心做错了事,一定要改正,绝对不尝试去做任何形式的“合理化”。

做一次傻事没关系,但,一旦发现自己很傻,就要马上纠正,绝对不能对自己的傻×行为进行合理化,否则,就只能在变傻的路上越走越远……最可怕的是,傻×绝对不孤独,因为他们天然人口比例更高,共识更强烈,所以,若是你自己不足够警惕,那么你一定会变成一个感觉幸福实则痛苦的傻×——这一点毫无疑问。

本来最重要的一条是:“进场之后,不要动,看上一年之后再动手买。

本来最重要的一条是:“进场之后,不要动,看上一年之后再动手买。”因为这样的话,你已经“更聪明了”……

只买交易量最大的那么一两个或者两三个标的。

你喜欢读书,就去买更多的书,安心读完;你喜欢弹琴,就找来更多的曲子去练;你喜欢看电影,就去买更好的影音设备,搜集更多的影音资源……一定要学会自娱自乐,善于自娱自乐,这是牛×交易员必需的最重要技能——它甚至比交易判断都要重要一百倍。对我来说,连写书、写文章都成了“自娱自乐”的主要手段之一。

听大多数人的话 参考少数人的意见 自己做决定

控制自己是天下最难的事情。以后你会知道的,当你反思自己行为的时候,你最难过的是想到那些“你自己明明知道应该怎么做却事实上没那么做”的情节。越是简单的原理越是难以遵守,就是这个原因。而当你意识到自己没控制好自己的时候,你甚至很难想象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了那样的情况。我也经常感觉莫名其妙——最后找到的解决方法也很含混:增加独处的时间,增加自我责怪的时间,让自己更难受一会儿,希望能记住那个痛苦,希望如此这般能够避免下一次做出同样的傻事……

这世界真的需要这东西吗? 它解决了什么原本没有被解决的问题? 去中心化在这件事儿上真的必要吗? 它真的必须账务公开吗? 账务公开的存在真的会提高它的效率吗? 它在多大程度上更接近一个DAC(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corporation,去中心化自治公司)? 如果我们决定投资,那么我们应该用我们资金的多大比例去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