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系的深层问题是一种道德惯性的问题。只要其服务于体系中每个人要追求狭隘的个人利益,无论体系变得多么腐败或阴险,身在其中的每个人都不会有动力改变它。

在他看来,整个华尔街的历史都充满了丑闻,就像马戏团里的大象尾巴与鼻子连在一起一样,每一次系统性的市场不公正都来自规则漏洞,而这一规则往往为纠正更早的市场不公正创设。他说:“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总有人在进行另一种形式的抢先交易。”

苏联的教育体系有所偏废,忽视人文学科而重视数学和理工科,这个制度在21世纪早期为华尔街供应了大量的人才;苏联的计划经济体制极为复杂且漏洞百出,所有的资源都很稀缺,但你也可以获得所有的资源,只要你知道怎么钻空子。索科洛夫说:“我们已经采用了70年的计划经济体制,很多人已经知道怎么适应这一体制了,培养出越多知道如何适应体制的人,就会有越多擅长去适应的人。苏联在70年里培养出了一大批这样的人。”因此,他们很善于发现计算机和美国金融市场发展的趋势。在柏林墙被推倒之后,很多连英语都不太会说的苏联人流入了美国,不需要和当地人进行语言交流的一种谋生手段就是帮他们的电脑编程。索科洛夫说:“我知道很多之前根本就没编过程的人到了美国之后也开始写代码了。”此外,苏联人还能更快地发现美国股市中的漏洞,即使这些漏洞只是无意间出现的,这是因为他们一代代都是在钻体制的空子中成长起来的。

理想主义被看作一种诡计或者愚蠢,那些最需要他们帮助的人对他们的存在一无所知

他跟往常一样戴着耳机听音乐,假装地铁上的其他人都不存在。

如果牢狱生活没有让你精神崩溃的话,那么它给予你的改变就是真的可以让你不再惊慌。你会重新意识到你的生活并不是被你的自我意识和野心禁锢,并且它随时随地都可能被终结。

你会发现就像走在大街上一样,人生也可能经历牢狱之灾,考虑到这个系统的危险性,随时随地都会有人进监狱。监狱里有真的犯了法的人,也有代罪的羔羊。

你会发现就像走在大街上一样,人生也可能经历牢狱之灾,考虑到这个系统的危险性,随时随地都会有人进监狱。监狱里有真的犯了法的人,也有代罪的羔羊。从另一方面来说,牢狱生活还可以带给你一个显而易见的好处,那就是可以让你不再执着于物质财富,而是学会享受生活中的一些小幸福,比如阳光和清晨的微风。

体系的深层问题是一种道德惯性的问题。只要其服务于体系中每个人要追求狭隘的个人利益,无论体系变得多么腐败或阴险,身在其中的每个人都不会有动力改变它。

在他看来,整个华尔街的历史都充满了丑闻,就像马戏团里的大象尾巴与鼻子连在一起一样,每一次系统性的市场不公正都来自规则漏洞,而这一规则往往为纠正更早的市场不公正创设。他说:“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总有人在进行另一种形式的抢先交易。”

苏联的教育体系有所偏废,忽视人文学科而重视数学和理工科,这个制度在21世纪早期为华尔街供应了大量的人才;苏联的计划经济体制极为复杂且漏洞百出,所有的资源都很稀缺,但你也可以获得所有的资源,只要你知道怎么钻空子。索科洛夫说:“我们已经采用了70年的计划经济体制,很多人已经知道怎么适应这一体制了,培养出越多知道如何适应体制的人,就会有越多擅长去适应的人。苏联在70年里培养出了一大批这样的人。”因此,他们很善于发现计算机和美国金融市场发展的趋势。在柏林墙被推倒之后,很多连英语都不太会说的苏联人流入了美国,不需要和当地人进行语言交流的一种谋生手段就是帮他们的电脑编程。索科洛夫说:“我知道很多之前根本就没编过程的人到了美国之后也开始写代码了。”此外,苏联人还能更快地发现美国股市中的漏洞,即使这些漏洞只是无意间出现的,这是因为他们一代代都是在钻体制的空子中成长起来的。

理想主义被看作一种诡计或者愚蠢,那些最需要他们帮助的人对他们的存在一无所知

他跟往常一样戴着耳机听音乐,假装地铁上的其他人都不存在。

如果牢狱生活没有让你精神崩溃的话,那么它给予你的改变就是真的可以让你不再惊慌。你会重新意识到你的生活并不是被你的自我意识和野心禁锢,并且它随时随地都可能被终结。

你会发现就像走在大街上一样,人生也可能经历牢狱之灾,考虑到这个系统的危险性,随时随地都会有人进监狱。监狱里有真的犯了法的人,也有代罪的羔羊。

你会发现就像走在大街上一样,人生也可能经历牢狱之灾,考虑到这个系统的危险性,随时随地都会有人进监狱。监狱里有真的犯了法的人,也有代罪的羔羊。从另一方面来说,牢狱生活还可以带给你一个显而易见的好处,那就是可以让你不再执着于物质财富,而是学会享受生活中的一些小幸福,比如阳光和清晨的微风。

体系的深层问题是一种道德惯性的问题。只要其服务于体系中每个人要追求狭隘的个人利益,无论体系变得多么腐败或阴险,身在其中的每个人都不会有动力改变它。